返回列表頁

  • 「無縛不是遁隱遠離,是在關係中最真最自然最流動,沒有恐懼與執著。無縛不是只有在面對男女關係、親子關係時,更在面對世間種種脅迫利誘時。」

    週二晚的法會開示提到,生命教育團體的專業是,告訴人家什麼是自由(無縛),自由不是我行我素,恣意妄為。自由是行所當行、言所當言、思所當思,沒有框架,不受脅迫利誘,不受關係綁架,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這才是我們參與社會運動的方式,這才是我們能夠「照顧」的範圍。要注意自己有沒有專業訓練去判斷訊息的真偽,所以,不要撈過界去傳遞情報,尤其要注意的是,不論如何,都不要當權力者的傳話人:學運中難免有間諜、反間諜、第五縱隊等各路人馬,傳話不但有危險、訊息會被截收,而且一做,就變成了棋子,被利用來搞鬥爭。只要是權力者,一定都在搞路線的鬥爭。

    另外就是,不要隨意把普世價值的資訊傳給友人,除非經過對方的允許,這些資訊,對某些人來說,很可能是干擾,搞清楚彼此身心狀況前,最好不要那麼雞婆熱血。

    「你唯一的工作,就是告訴別人什麼是自由。」

    這讓我思考:透過臉書,我到底要傳遞什麼訊息出去,我知不知道自己的專業?自己的長處?

    我觀察到,一些臉書界的輿論領袖,他們都有自己的專門領域,即使是在討論時事,也是透過自己的專業角度,有的是律師,有的是醫生,有的是歷史學者,政治學者,社會學者,有的是媒體人…,透過他們的雙眼,我們對議題的認識,才有了豐富的面向,也更了解這些議題跟自己生活的連結。

    那麼,我們要提供的,就是生命教育的觀點。

     

    我想到哲學才子艾倫‧狄波頓 (Alain de Botton)策劃的網站《哲學家的郵報》,模仿了英國最受歡迎的新聞網站《每日電郵》,採用跟《每日電郵》一樣的名人八卦、世界時事,但卻致力探究背後的哲學涵義,比如說:一篇關於烏克蘭警民衝突的報導變成了關於冷漠的探討——該報導的標題是「基輔在烈焰中燃燒,而我根本不在乎」。

    他說,其實每一則新聞,都不是「新的」,而是一種故事原型的重現,如果願意一再去面對這些故事背後的重要意義,整個社會在面對重大災變或困難時,就會更有韌性。不幸的是,人們和新聞業者,普遍都喜歡用獵奇或窺伺的心態來處理,於是,造就了一個瑣碎訊息氾濫的世界,我們都吃進了過多的訊息,卻無法從中獲得啟迪。

    自從學運以來,花在臉書的時間增加了,但我發現,第一時間傳出的訊息有些是片面的、謬誤的,但因為大家都是「一個刺激、一個反應」地分享出去,於是,臉書很可能就變成一個超級巨大的雜訊製造機,忘了簡潔有力才有好的迴向。

    如果,每一個人都來練習聆聽天地人三籟,如果,每一個人都來練習「我說是天在聽,我聽是天在說」,訊息的出與入,會不會清明許多?

    心眼淨,世間就亮。

    心眼淨,我們的世界,不再分成平行沒交集的冷漠無感與正直公義,而會有更多真實美好的交流。

    那需要我們對苦難敏感;
    需要我們謙虛認真:隨時歸零學習對準,認得自己的最真最自然;
    需要我們有高度,超越對立;
    需要虔敬直覷那連結天與地的嚮往、禮敬那甦醒生命的光。


    人籟萬千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沒有人要和他共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總統候選人只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