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清晨的曙光微亮,從客廳玻璃門向外望去,打掃的歐巴桑正在中庭賣力地工作。視線向左,那幾棵櫻花樹,前陣子開得繽紛亮麗,現在已成回憶。季節的主角換成矮矮的杜鵑,白花、粉紅花恬靜地盛開在此淡淡的四月天。更遠處,小山丘的階梯旁,一棵高聳的雞蛋花(白色花瓣中心鮮黃,又叫緬梔),優雅、傲然地聳立,迎向天際!

    這是一個綠意盎然、很美的社區,住了將近100戶的人家。

    欣賞完風景,走下樓去,當走到停車場,感覺心情瞬間被打入一個冰冷的現實裡。

    停車場的天花板和牆壁因長期滲水而導致嚴重剝落,一兩年前管委會就開過無數次會議,也找了幾家廠商比過價,希望趕快整修,避免結構的惡化。但是,牽涉到錢的分配,住戶總有壁壘分明的意見,沒有停車位的人覺得那不關他們的事,平常所繳的管理費不應被用在此支出上;而有停車位的人則認為地下室的穩固攸關地上所有住戶的安危,那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不該只由他們二十幾戶分攤。一陣吵嚷過後,問題回到原點,滲水剝落依舊!

    社區的難題不只這一件,管委會(住戶輪流擔任)面對住戶章程很多的模糊地帶,大家為了自身權益又常七嘴八舌,他們的無力感可想而知。在我被聘為總幹事的期間,每次召開月會,委員們總是姍姍來遲,甚至乾脆不出席。管委會的功能不彰,住戶也不關心公共事務,社區要有活絡的交誼,太難了!

    很好奇其他社區怎麼運作,我請教了附近一個三百多戶的社區保全,他告訴我說,他們這個社區曾有一位非常熱心公益的住戶,自告奮勇擔任好幾屆主委,幫社區建立很多制度,解決了不少難題,深受大家信任與感謝。但是,後來卻因一兩位住戶惡意散播謠言說他貪污,讓他憤而離職。後來的接任者,再也看不到像他那樣的用心了。

    一個社區要運作成功,除了立定的管理辦法要清楚完備外,居民之間的互信基礎也很重要。但我所聽過關於社區的管理,目前仍以負面訊息的居多。

    常聽一些日本旅遊回來的朋友說,日本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他們在各方面的進步都比台灣領先二、三十年,也是因為好奇,我就針對社區的經營,請教了定居日本已有三十多年的同學Sue。

    Sue住在千葉縣的東金市,東金市分為10個地區,每個地區有各自類似地方自治的中樞管理委員,設有區長,由住戶輪流擔任。她所在的「正氣地區」又再細分成好幾個小地方自治會,她住的關下區共有324戶住家,關下區有自己324住家的名字、地址、電話的手冊,分發給每一戶,還設有一些小團體會:如環境保全委員會、長壽會、兒童會、體育協會、消防委員會…。這些小團體有各自的負責人,負責推動社區的活動。大部分的委員和居民都是很熱心服務的。

    這324戶又分為8個班,設有班長,也是由住戶輪流擔任。

    每年,區長和班長都要開一次「定期總會」,報告年度活動的成果、經費的應用情形,以及宣布下年度的事業計畫和下年度的接任人…。

    除此之外,Sue所住的那一帶共有12棟房子,是由同一個不動產商蓋的,他們12戶人家又成立了自己的小小自治會,戶長和會計就由12戶人家輪流來擔任。每年繳交一萬兩千元日幣作為共同基金,用於一些婚喪喜慶、清理大掃除等…。社區內有定期的「回覽版」,記載區內的活動,和通知一些資訊,看完了的人就在上面簽名,然後再送給下一戶。

    聽了同學講解這麼多,感覺他們日本社區的凝聚力和我們臺灣的散沙形成強烈對比,他們的社區像網絡一般,從大的組織到小的組織,規劃嚴謹有序,再加上住戶的熱情投入,想像著:住在這樣充滿活力的社區,應該會很快意吧!那絕不是光靠美好的風景可以滿足的。

    同學繼續分享著,她接下來的話讓我更感動了。她說:

    「我絕不是長他人之風,在日本住久了,就瞭解日本為何會成為一個強盛國家的原因。他們的民族性很堅韌、向心力很強,大家的公共意識很高,隨時願意犧牲小我,以完成更大的目標。他們的習慣是盡量多為他人著想,不替他人添增麻煩,而且受人一點點恩惠,都會一直放在心裡,心存感恩。難怪日本人的禮數多多,見怪不怪。我在台灣長大,從未見過像日本這樣小小地方自治會的施行,覺得要建立像他們這樣的社區文化,首先要從內心的改革開始才行,要大家對家園有共同的嚮往、有很高的熱誠…。」

    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民族文化,日本確實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但是,我們有看到自己的缺點嗎?

    一位剛從日本回來不久的朋友,很心痛地跟我說,那天當她從日本坐飛機回台灣,在桃園機場上廁所時,整個人就難過得好想哭出來,因為在日本十天的行程裡,所到之處都是那麼的整潔乾淨,連公共廁所也「乾」、「淨」得讓人驚豔。她說,所接觸到的日本人跟她說,他們以身為日本人為榮,自然會想把環境保持很乾淨,讓外國人都喜歡來他們的國家。沒想到一回國、腳才踩踏在自己的土地上,就看到又髒又濕的廁所。我們怎落後日本這麼多?

    想起之前讀的一篇文章,一位台灣去日本參加東京馬拉松的婦女寫的,她說,大會在全程的規劃上非常的用心,相較之下,台灣相差太多了。而讓她特別感動的是,當她跑得很累時,路人最大的補給,就是伸出手來擊掌。水站的志工們,一直不斷大聲喊加油和伸手擊掌。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支持集氣,讓她感覺好珍貴。她說,她在日本被當成運動選手,好好的捧在手心上,而台灣,我們對自己的運動選手,有好好的捧在手心上,好好的呵護,好好的加油嗎?

    台灣能不能成為一個進步、強盛的國家,唯有公民普遍覺醒,讓每個人都從小地方做起,注意自己所言所行所思的每個迴向,並積極關心社區事務、關心國家公共議題。只要有心有情有義,日本能,我們沒有不能的道理!台灣,加油!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深藍友人找回自己的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巨人‧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