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主張知識份子要把自己下放,「走出來到街上,到喧囂市集上向普通人闡述觀點。」 

    他在演說中提到,宗教在心靈教化上極為「成功」,從事公民教育或生命教育,若能掌握其中關鍵特質,將有助推廣。 

    第一,日曆上標記的是跟自己內在約會的日子:

    非宗教徒的行程表往往排滿了生意、社交的約會,而宗教徒的月曆,根據的是宗教祭典與儀式…等等與自己內在轉化有關的約會。這有什麼好處呢?因為,人類是很健忘的,宗教善用「重複」的元素,透過重複的儀式,幫助人們記憶生命的優先順序。 

    第二,善用肢體與感官,去體驗內在精神世界:

    其實,不管是否有信仰宗教,人們對於真善美的嚮往,是一樣的,但「知道」不等於「做到」。非宗教徒很可能就停留在知識性理解的層次,宗教徒卻透過融合感官體驗的儀式行為,搭起肉體與精神的橋樑,並透過生命智慧的實踐,讓知行合一。 

    第三,以藝術作品和有感染力的演說,傳遞宗教教義:

    宗教以藝術為傳遞媒介,並強調佈道者的感染力,雖然,這種宗教宣傳的感染力,往往會讓人聯想到希特勒或史達林的政治宣傳,而戒慎恐懼,然而,如果宣傳的內容是勇氣,是人格的獨立、思想的自由,就不需擔憂。 

    第四,宗教活動讓人賓至如歸:

    所有的宗教活動,基本上都是把互不相識的人,邀請到一個空間來,在充滿信任的氛圍裡,重新發現彼此共享的人性,超越表象的歧異。 

    如能更有意識地去運用這些特質,將可以更淋漓盡致地發揮心靈慰藉、道德指引、勇氣鼓舞的功能,為台灣社會催生更多獨立、自由的精神人格。 

    在台灣,因為統獨或國族認同的不同,我們常常處於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無效對話,那種感覺,就好像宗教徒與非宗教徒之間,因為彼此對世界的基本認知不同,而存在難以跨越的鴻溝。 

    以往我們都讓宗教歸宗教,政治歸政治,假裝宗教與政治無關,假裝宗教與政治不可能對話,不難想像如果讓希特勒或史達林統治台灣,大多數宗教也是噤聲的。 

    破解方法就是不斷地讓宗教教義與普世價值對話,讓宗教戒律跟現代公民的政治責任對話,讓救贖、解脫跟自由對話…對話才能滌蕩千古、活血去瘀,對話才能重獲新生。 

    我們或許會發現,彼此的共同點,遠遠超過彼此的不同,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把宗教壟斷的道德高地,解放為每一個現代公民對真(公平)善(正義)美(自由)遍地開花的追求。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外界聲音進不去的高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深藍友人找回自己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