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臉書上看到釋昭慧的《真相與煙幕證嚴法師與太陽花學運》。當下只有一個感覺:Déjà vu! 似曾相識!

    釋昭慧說:根據慈濟主管,一是證嚴上人根本不知有慈濟人「慰勞警察」,這是少部分慈濟人自發性行動,事前完全沒告知上人。二是,上人對警察與學生都同樣關心!上人對學生更是疼惜!慈大也有學生參加學運,上人知道後,只是擔心學生安全,且一再交代慈大校長及主管,千萬不要責備學生,要給他們安慰、關心。若他們心理受到傷害,一定要做心理輔導

    覺得這大半是釋昭慧一廂情願為證嚴法師脫罪之辭,所謂「慈濟風格:是非以不辯為解脫!」慈濟風格向來對外界箴砭雲淡風輕

    記得廖本全老師有一次講到內湖慈濟開發案時,他說很希望可以能有機會直接和證嚴法師面對面談;他不相信證嚴法師如果知道開發案執行,會對內湖保護區水土保持造成多大的傷害的話,還會贊成這樣的開發案!言下之意,他有點懷疑上人根本不知道真相、甚至被蒙蔽!

    不管如何,證嚴法師都脫不了責任:不管是學運「慰勞警察」也好、內湖開發案也好,如果是她的決定,她就應該虛心出來與社會大眾溝通,不要學馬英九,只會躲在後面!一味不置可否,讓人無法理解其真意,只會增加社會對立,如果是她下面的人假藉慈濟名義惡搞,那她督導下屬不週也難辭其咎。不管如何,身為宗教師的證嚴法師都該步下雲端或走出宅第深深,負起宗教的社會責任!

    曾在臉書上看過慈濟內湖保護區開發案的環評公聽會,那過程,簡直和服貿公聽會如出一轍:當專家學者憂心忡忡、引用數字證據來解釋為什麼保護區萬萬不能開發時,慈濟人只會以「舉頭三尺有神明」,「慈濟志業」等語來搪塞混淆視聽!難怪有一個反對開發案的代表一上台,就說:「請不要再說你們吃素的人慈悲為懷好嗎?我們也是吃素的」也有一個代表上去就罵:「我們今天在這裡是在審查都市計劃,不是在審查慈善機構,好不好?莫名其妙!」

     

    根據「沃草新聞」《公權力不敢得罪!慈濟內湖案懸宕》,已經推行15年的慈濟內湖園區開發計畫, 10日在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簡稱都委會)召開審查會議,都委會最後做出結論,認為慈濟涉及保護區、滯洪池開發,需要「通盤檢討」,又考量全案「時日已久」,未來如果慈濟再送案,可以「優先個案審議」。然而,都市計畫法的法源適用上,個案審議、通盤檢討完全不同,地方居民、法律界人士與環保團體疾呼:「讓慈濟案繼續踩在灰色地帶,以拖待變還是能翻盤開發!」

    慈濟基金會發言人何日生曾回應廖本全:「不要將慈濟視為環保團體。」廖本全對此回應相當錯愕吧!慈濟不是環保團體,但為了慈善就可以不顧環保?宗教慈悲可以逾越環境倫理?

    40年前中國文化大學及實踐大學曾在翡翠水庫建設前購置水庫上游龜山地區各約一百公頃之林地,擬作為校地擴建。但蔣經國衡諸時勢與社會環境發展變遷,認為水源地保育重於「學校建設」,縱使購地在前,縱使兩校之創辦人均是國內重量級人士,該開發案仍為環保署斷然否決(當時環評法仍未立法呢),迄今兩大學校遵循國家政策並未再不斷申覆或上訴,所購林地只做文大實驗林與環境教學使用。

    慈濟基金會在多年前斥資約13億元買下內湖保護區,原先是要建兒童醫院的,後改為十層樓高的國際志工大樓,最後申請變更為社福專用區!但環團不是只要檢視「該變更案」是否合理,而是堅持要求納入通盤檢討。感覺這和服貿爭議又有點相似:學生們爭的不是「逐條審議」、而是退回服貿!

    真的是似曾相識!同一個模型一再複製。

    《沃草》說:自從慈濟內湖開發案發動以來,居民、環保人士、法律專業者都想要見慈濟的證嚴法師,但15年來都未能一償宿願。廖本全感嘆:「證嚴法師已經被慈濟部分核心成員團團包圍,築起一道外界聲音進不去的高牆,我只希望證嚴法師引領慈濟,回到權力下風處,傾聽來自社會基層的意見。」

    針對包圍中正一分局事件,廖本全413臉書上感慨:1. 這是一個「局」,權力者有意讓人民對立、讓警民相殘,發動媒體反撲,扭曲原來的基調。用局外人來激化局內人的氣憤。2. 所有的人民,不論正、反,都陷入這個「局」,這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啊。3. 我看見的方仰寧,總是在高大的指揮車上,用他的權柄與後盾,用他的訕笑與輕蔑,指向人民。

    怎麼辦?不是問別人。每一個人都要先避免自己陷「局」,跳脫之後,再問自己怎麼辦。

     延伸閱讀:
    被服貿爭議撕裂的台灣社會要怎麼救?

    佛陀並非不講民主—淺談台灣僧團領袖的民主素養 (廖千瑤)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 看到慈濟團體在學運過程中荒腔走板的演出,再看之前陳為廷面對證嚴法師對學生們提出及早退場的呼籲,陳為廷笑著回答:「感恩喔」!用慈濟人常用的這個話語來反諷證嚴法師。原本「感恩」這兩個字含著很深情的意涵,就像印度人互相打招呼時,會深心合掌說聲:「NAMASTE」,都在喚起人們心中那份最真純的佛性。但是當感恩這兩個字變成只在討好握有權力,高高在上的人,它就變成很空泛很嘲諷的字眼,沒有人會再因這兩個字而引發內心的嚮往,難怪心性最天真的學子們會把這個不再有意義的字回贈給證嚴法師囉!(季菁)

上一篇:法律秩序不等於社會秩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話才能重獲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