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電影「天注定」描述的四個人,都是中國社會裡最底層的人,胡文海是一位看不慣村裡的礦場因為村長與商人勾結,無端被賣掉的血性漢子。槍手老三的故鄉是個不甚發達的小鎮,很多鎮民只能靠老婆到都市去賺皮肉錢,老三雖然不像其他鎮民靠賭博麻醉自己,但他選擇了殺人搶劫維生。小玉從偏鄉來到都市,得不到正常的婚姻,只能做個風月場所的櫃台小姐。小輝從一個工作換到一個工作,生活僅能糊口。

    比起周遭其他人,他們似乎更在乎尊嚴,更想找到一點價值。胡文海沒有像其他村民默默不作聲,乖乖的去列隊歡迎老闆,他就是想質問村長和老闆官官相護,到底貪走了多少村民應得的紅利。槍手老三他孝順母親,他疼惜老婆,沒像其他鎮民讓老婆出外賺皮肉錢。小玉即使在風月場所工作,但她還是願意保有尊嚴,只站櫃檯,不下海服務,也極力反抗客人的威逼利誘的污辱。阿輝他還嚮往愛情,但看到喜歡的女孩服務客人的不堪場景,只好選擇離開;他也在乎親情,但母親卻是現世淺薄的一味叫他寄錢。

    他們都至少選擇了反抗,而殺人或自殺就是拒絕了「天注定」的最慘烈手段。其他的人,像其他村民或是淪落風塵的那些女子,他們或許有無奈,卻選擇隨波逐流,或默默接受。頂多是去拜個佛,放個生,期望下輩子有較好的來世。也許殺人或自殺太過殘忍和慘烈,甚至傷到了毫不相關的人,但在那個聲音怎樣都發不出去的社會,在那個資源已被權貴壟斷的國家,以暴制暴成了他們唯一能找到的方法。

    如果國家資源給權貴壟斷是天注定,那底層人民以暴制暴可能也是另類的天注定!電影結尾凸透了京劇蘇三起解」的橋段,判官厲聲斥喝蘇三你可知罪你可知罪你可知罪,路過的小玉面對舞台上一聲聲質問,如同當年受審,每個人內心都在問什麼是罪,誰造孽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太陽花運動累到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夕間台灣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