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太陽花學運傳唱出許多雋永名言,其中又以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的「Over my dead body」最為經典,這是人們以血肉之軀抵擋強權與黑道時,渺小、絕望又悲壯的最後吶喊。

    類似的吶喊,存在於每個深不見底的社會中,當人們哭訴無門、走投無路時,不是起身跟權貴拼了,就是乾脆縱身一跳,來個自我了斷。改編自中國真實事件的電影《天注定》,就是在述說這樣的故事,正如同電影的名字,劇中4位生活在底層的角色,打從娘胎開始,便已注定上演對抗強權的悲歌。

    想要迎頭趕上列強的中國,打開了鐵幕大門,有權的人,那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村長,都可以任意的官商勾結,在這裡面分一杯羹。結果,有權的人更有錢,進而宰割沒錢人的命運。

    連續殺了14名貪官惡商以及虐馬車伕的山西胡文海,曾嘗試上訪中南海,揭發地方官員與財團的掛勾,天真且嫉惡如仇的他,不知道黨中央的問題其實更大,官官相護的體制,早已對民怨麻木不仁了。

    專事搶劫的槍手老三,來自一個沒有前途的小鎮,他瞧不起故鄉人藉著賭博麻醉自己,不屑他們靠太太賣身養家,但他自己除了槍法準、殺人不眨眼,加上一套不讓公安抓到的逃逸本領外,似乎跟其他人一樣,淹沒於「經濟至上」、「有錢是大爺」的價值觀中。

    人在風月場所工作,但堅持守身如玉的玉兒,有一天,遇到了地方芝麻大小的官。小幹部堅持要玉兒獻身,她不肯,態度也很堅持,結果觸怒了小幹部,拿起鈔票,向玉兒的臉上猛打。結果,官逼民反,水果刀劃破了小幹部的肥肚皮。

    小幹部,就像依偎在國民黨權貴身旁的學者與專家,在威權面前,像條蟲似地打躬作揖,然而,一旦回到學校,便開始作威作福,成了教訓學生的一條龍。

    打工青年小輝,喜歡上同在風月場所上班的女孩,每天看她送往迎來有錢的爺們,心中頗不是滋味。小輝想帶她遠走高飛,但女孩說她有三歲的女兒要養,不能沒有這一筆收入,身居社會的底層的人,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談何容易!小輝換了工作,來到了台灣人資金鴻海經營的代工工廠,工資還沒領到,就先接到媽媽討錢的電話,一時想不透,起身,跨上護欄,往樓下飛身一躍,他用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動作、最後一絲力氣,抗議這個國家的體制、文化與傳統。

    立法院的內外,不認命的學生始終在追一個問題:簽下服貿,誰受益?誰受損?然而,官員很難據實以答,因為受益或是受損,天注定的,就像權貴與貧賤的出生不同,天注定的;就像城鄉差距、貧富差距,天注定的;就像官二代、富二代壟斷公共的資源,天注定的;當然,少數有許可的大財團得利,放任中小企業自生自滅,也是天注定的。

    在一個權力不受約束的社會裏指望政府通過再分配解決貧富差距,結果往往是製造更多權財交易的尋租和腐敗

    政府仍以「拼經濟」麻醉國人時,太陽花學生卻選擇走上另一條路,他們衝撞「天注定」的體制,挑戰「天注定」的資源分配,起身替「天注定」的弱勢者發聲,並且拒絕台灣是中國一個省的「天注定」在他們的心裡,惟有擺脫病態的宿命,才有健康的、有尊嚴的天公地道!

    延伸閱讀:

    楊森:陸生看《天注定》──底層人的暴力史

    賈樟柯教我們的事 (2014-03-10李蔚)

    「天注定」:被壓迫百姓暴怒起來的狠勁 (楊憲宏)

    中國看不到底的社會沉淪  (2014-03-20 何清漣)

    一個人人在夜奔的國度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星雲法師的「統一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太陽花運動累到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