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週與媽媽北上桃園和來台灣辦事的住美國親戚們聚會,有機緣與這一群鐵桿深藍長輩與淺藍同輩們互動交談(老一輩深藍到不行的就不用說了,甚至有堂弟在中國生意做得有聲有色,還有堂妹婿在旺旺集團任職,大夥兒都力挺服貿、力挺中國)。 

    出發前就已做好了心裡準備(找機會沈穩表態,儘量推廣時事資訊),保守的我還是先採取靜待因緣的自然方式,很認真地尋伺開口的時機。其實不用我主動,大夥兒的談論話題一定會提及近日最夯議題的,就先靜靜聆聽,再看能否抓到幽默的點來切入,一切交給因緣,無所求地等待著….。 

    在健康方面,幾位老人家身體走下坡,滿腦子裡的擔憂想法卻停不下來(家務事方面),不能睡、血壓不穩,四嬸就勸大家要放下,大小事都該交給堂哥堂姊輩來發落,該交棒了。 

    在護國護民方面,美國伯伯說台灣現在怎麼亂成這樣,不像話的學生….。雖然藍綠都不好,但這樣鬧下去…危險,台獨…危險。他說他「好關心」台灣的政經亂象,關心到睡不著覺。

    美國堂哥在網路上分享了別人傳來反反服貿的資訊,就只是轉傳而已,已被幾人刪朋友。

    堂弟媳跟我是家族中唯一力挺學運的人,她說她早就跟朋友們表態,只要與她的理念不同者,歡迎他們刪朋友。在朋友輩她很敢說,但對公婆輩就暫時消音了。 

    當美國堂哥提到我們以前電視台晚上宵禁還播放國歌,現在變成24小時節目輪番上陣。台灣四嬸接腔:我們現在竟然連國旗都看不到了,想到就真想哭!

    環顧四周,大夥兒倏地陷入一陣如喪考妣的愁雲慘霧中…。哇哩勒…. 

    不會吧,很難想像你們願意做大陸人,做共產黨耶!我可不願意!!

    記得上次伯媽來台南玩,我們在孔廟附近被誤認成大陸客,她還馬上用少少幾句講得道地的台語說「我是台灣人」耶。

    (大家聽後笑成一團!那次美國伯伯可是在場喔,記得當時我們還談到中國遊客對台灣大環境的破壞。) 

    其實《太陽花學運》就是在爭取台灣最後自由民主的淨土,只要有機會,我會用行動來參與、來關心政經議題,絕不靠那些失去中立性的媒體報導! 

    既然藍綠都不好,是不是我們這些中老年人,可以放手交棒了,讓年輕一代闖闖看,以後是他們的世代,我們就給予支持與鼓勵,祈禱祝福,別想太多了,想到飆血壓又睡不好,不值得啦。 

    老年人們隨後就聊起現在媒體不健全,我則邀請他們這幾天辦事可順便繞道立法院附近瞧瞧,就會知道其實學生們都跟我們一樣溫和,純只討論溝通不會亂、不需要暴力的。 

    由於我保持輕鬆自然且溫和的態度來聊聊,所以並沒有聽見立即反駁的聲浪。最後能不能讓國民黨少幾張選票,我尚不知道(也很不容易),但我很開心,至少這是個開始,我嘛,絕對要繼續加油的。 

    經由此次太陽花學運反黑箱服貿的影響,在眾人面前我與大家分享…越來越不擔心那種可能引起對立的表態,但此舉可嚇壞了我那超低調又超保守的爸媽,哈哈哈! 

    記得330活動的晚上回到住家大樓門口,有鄰居看到我全黑裝備又帶著太陽花,直對著我笑,一時之間還沒會意過來,當我一秒後明瞭原因時,看到他豎起了大拇指,我們就在互道「台灣加油」的晚安聲中離去。 

    隔天晚上法會後回到大樓,夜間管理員跑來電梯口叫我:大姊大姊,妳上電視勒,剛剛在電視上看到妳勒!隨後跟我分享他也捐了什麼物資去議場之類的。最近我們見面也常以「台灣加油加油」來互相勉勵,就連爸媽在場,他也如是說,說得兩老都不知眼睛要看哪兒、可以往哪裡躲,超逗笑的! 

    最近像是去剪頭髮、去醫院等待種種的時刻,我一開始都保持靜靜聆聽,到頭來總不缺乏開口的機會,即使爸媽在場,我也能自在地聊,祈願大家都知道,反黑箱服貿不僅僅有經濟考量,更是政治議題,每個人都可以為台灣的自由民主盡一份力量。 

    現在更清楚的瞭解,每一個人只要管好自己身口意的回向,做該做的,說該說的,越是困難的議題就越要和顏悅色的表態、對話,管能管,理能理,成敗不計。 

    那天法會主持人郁曼讚嘆著鄭南榕街頭演講那句「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所展現的一往情深,那種「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至情至性的臺灣魂魄,越來越讓我體會,只要敢於追求內心嚮往的自由民主,與基本人權的尊重,就這樣的真摯情深,一定會引領我們走向篤定、有靈魂的道路。


    人籟萬千 / 公民行動

       

上一篇:不自由的自由貿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星雲法師的「統一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