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打人需要這麼重的反恐裝備?)

    太陽花學運已過了20天了,這場學運也讓許多曾經包藏潛伏在黑箱中毀憲亂政的醜陋現形,多年來政府專制濫用公權力,把法制(rule by law) 當法治(rule of law),與中共一黨專政比賽黨國專制霸凌,在太陽花學運中,修憲以限縮並監督總統的權力,似乎尙未浮上檯面。

     

    晚上看民視重播的節目,民主烈士鄭南榕,在整個悲傷的過程中,我非常佩服鄭先生的夫人,葉菊蘭女士。

    葉菊蘭敘述鄭南榕引火自焚的那一段,我就看到死亡的鄭南榕在太太的身上重生了。

     

    我以前很難去想像,一個人為了堅持理想,可以犧牲自己的性命,去換取那無法爭取到的代價,當時的我,稱這種人為瘋子。

    鄭南榕先生為了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不惜生命與威權體制對抗。

    這是年少的我,很難去理解的事。

    我總是將生命看成,山不轉路轉,條條大路通羅馬,所以我無法去體會鄭南榕的苦。

    後來又接觸到越南和尚自焚抗議事件,西藏喇嘛引火焚身自殺,抗議中國強佔西藏,我仍無法理解這種力量,從何而生,為何而起。

     

    直到四十多歲,參加禪修後,聽到禪修導師對越南和尚釋廣德自焚的開示,我突然聽到一種很不同的聲音,進入到我內在的生命,打響了我從亙古以來已忘卻的慈悲心,這份心在我的我慢之下,的確迷失了好久好久,讓我至今無法去體會別人的苦。

    現在的我,見到鄭南榕用生命換取言論自由,我已能深刻的感同身受,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在天空自由飛翔慣的小鳥,一旦誤入牢籠,這種苦我已能體會。

    回想4天前參加遊行靜坐活動,陳玉峯老師當場讚美他那參加學運的學生,「你的鮮血,是台灣土地最美麗的花朵;你的行為,是母親母土最榮耀的成果!」這樣才能算是做一個人。

    我想,我也是皈依禪修導師後,才體會到這句話,如果對別人的苦難無感,我們還能稱為一個人嗎?

    當我看到失去丈夫的葉女士,忍住悲痛,接下亡夫的重擔,繼續走在爭取自由的道路上,我內心很悲慟的想著,國共兩黨樹敵太多,製造的冤魂已充塞天地間,多到自己都感覺麻痺了,如果這樣的政權還能繼續維持走下去,我就不信天地間有輪迴之說。

     

    延伸閱讀:行政院黑色鎮壓當晚紀實 (律師李荃和/李澤老師)


    國民精神 / 鄭南榕

       

上一篇:每個人身上的太陽花(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心中有著無比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