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出門去剪頭髮。幫我洗頭的阿姨,之前接觸過兩次,不大談得來,所以,我拿起「百年追求」第二卷,正要讀,但她還是跟我聊了起來:妳住哪裡?在哪上班?

    看她蠻有談話的興致,我就決定主動接招,轉個話題說:「你們今天人比較少耶!」她:「對啊,因為知道妳要來啦!」我:「我是說,連你們員工也變少了,大家都罷工、去立法院了嗎?」聽到這個話題,她臉上有點憂心地問我:「到底簽了沒有啊?」

    我說:簽了,但是,可以退回,重新談判啊!世界上很多國際的談判都是退了又談,談了好幾年,我們才十個月,不用急。

    她:妳知道服貿的內容是什麼嗎?我們都不懂。

    我:很簡單啊,就是跟中國互換老闆,台灣的資金被吸過去,然後,中國的服務業來台灣跟你們削價競爭,結果就是,有錢的人更有錢,沒錢的人更沒錢,貧富差距更大,唯一得到好處的,就是兩岸政商關係良好的大財團。

    她:其實,現在就已經有感覺了,什麼都漲,就只有薪水不漲。我們又要上班,沒有辦法去支援。上週日的那個遊行,人很多,應該要每周都來一次啊,讓政府感覺到壓力。那個馬實在很過分,之前說什麼每三個月就會召開會議,傾聽人民的聲音,現在呢?

    我:其實,服貿不是經濟的問題,更是政治的問題,就是,妳想跟中國同一國嗎?

    講到這裡,她跟我提醒說,要講小聲一點,因為,不久前有兩位客人,就因為對服貿意見不同,當場大吵了起來。她說:「我們做服務業的,實在是很為難。」她也說,那個持贊成意見的客人,很明顯地,並不在意當中國人。

    我:這就是台灣的可貴啊,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意見。但是,在中國,人民連表達意見、呼吸新鮮空氣、喝乾淨的水的權利都沒有,為了發展經濟,環境被徹底破壞了,不顧人民死活,這樣的國家,怎麼可能強大?怎麼可能被人看得起?可是,我們的執政黨,卻一直把我們往中國懷裡送,只為了自己的好處!我們一定要看清楚,不要再投給國民黨了。

    她說,我們都沒有什麼資訊,還好妳有告訴我們。我鼓勵她趁週二店裡公休時,去立法院那邊看一看,親自感受一下,那邊有大學教授給大家上課,有公民團體,帶動大家一起來討論。她跟我問了坐捷運要怎麼去,頗認真的。

    洗完頭,換我的設計師來剪髮,跟阿姨不同,她是屬於比較年輕的世代,她有很多朋友都有參與,所以,她能透過臉書得知最新動態。然而,她承認,她以前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面,接觸面實在太狹窄了。她有一位客人,常常出國,還有出書,每次來,會跟她分享一些國外的見聞,讓她感覺充實。那位客人,也有去330的遊行,還收集了那天看見的標語,總共一百多句!

    我:有機會妳也去現場看看,台灣人真是充滿了創意跟活力。
    她:那我去現場義剪好了。我看新聞,有一位阿姨,特地從南部上來義剪。
    我:如果妳要去,別忘了通知我,我揪人一起到現場替妳加油。
    她:我也很想認識那些參與學運的青年,不過,臉書上有謠言說,他們都是民進黨的。

    我:國民黨這種抹黑的爛招,數十年如一日,妳查一下,蘋果日報已經有證實了,他們都不是民進黨的。現在有網路,至少不會像以前那麼容易愚民了。但是,這次服貿若過了,鋪下統一的路,我們的言論自由可能就不保了。我們戶政系統,被外包給中國的公司,被爆料,才停下來,政府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要跟中國統一!

    她:我有另一位客人家裡是做印刷的,一開始知道有服貿的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會慘遭淘汰,但是,又不知道能做什麼,只能任政府擺布。後來,看到學生衝進立法院,讓這件事情激起了廣泛的討論,他們都好感謝:「終於有人幫我們說話了!」所以,他們全家大小都一起去現場聲援。我們這些人,都是被工作綁得死死的,其實也很反對服貿,但是都沒有辦法去現場。

    我:你們雖然不能去,但是可以試著跟身邊的人多討論,要改變這個國家不聽民意、只聽黨主席的現狀,一定要改變投票行為,不能再選國民黨了,不然,我們就算再多人上街,對他們都不會構成威脅的。

    我突然發現,這場服貿大戰,真的是一場階級的戰爭!那些制定兩岸協議的決策者,都是高高在上、享盡優厚特權的階級,怎麼能夠體會市井小民的辛酸!

    剪完頭髮,付帳的時候,另一位阿姨說:妳講得太好了!謝謝妳跟我們分享這些資訊!我跟她們說,我們一起加油,好好守護台灣!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民主的代價傳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氣三次立委選票投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