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往基隆坐船,聽導覽。船上兩位工作人員,一位是船長,另一位是導覽員,之前都是港務局的人,退休後經營這個公司也十多年了,所以,對於基隆港的一切,如數家珍。

    基隆港,面向正北方的東海,我們從小艇碼頭出發,先沿著東岸開,經過豪華郵輪,經過海軍碼頭,貨櫃碼頭,看到超大型的貨櫃起重機,海底電纜修復艦,天然氣探勘艦那種遠遠大於人類尺度的規模,真的非常壯觀!

    這,就是海洋的胸襟嗎?

    接著,駛向社寮區的和平島,經過正濱漁港,這裡,曾經豎立著西班牙人建造的聖薩爾瓦多城(1626-1668,然後,琉球人帶來了現代化的捕魚技術,日本人投資成立了台灣第一家現代化造船廠(1937年)。

    基隆港,不斷擴建。出了日治時期的碼頭邊界,我們繼續往外,駛向光華塔。在光華塔,我們遠眺小小的導引船,前去迎接遠行而來的大型船隻,並引導它們入港停泊。

    同時,天空中上百隻的候鳥,隨著風,起,落,停駐。因為港口是管制區,限制開發,反而保存了豐富的生態,所以,可以讓候鳥在此過冬。

    光華塔後,我們沿著西岸回頭,經過牛稠港,這裡,是清國時代的主要港口,從石材和建築方法,可看出其歷史。

    接著迎面而來,就是電影KANO第一幕的場景,西二西三號倉庫,錠者博美跟隨軍隊來到台灣,在此處下船,直接步行,搭上台灣縱貫線的火車,期待見到心目中的野球聖地,嘉義。當時基隆港是台灣主要物資吞吐港及海軍基地,大戰末期,成為美軍轟炸的首要目標。港埠設施及港內停泊船隻皆毀損嚴重,港區幾成廢墟。

    我們的航行在這裡,畫下了句點。

    戰後發生的228,基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景,國府軍隊21師在此上岸,開始無差別掃射的大屠殺。我們試探性地問導覽員,為什麼都不提,他回答:「這種事情,講了,有些人會很高興,有些人會不高興,所以,我們只談誰建設了什麼,不談是非。」這恐怕就是許許多多台灣人的寫照。

    不談是非的結果就是,我們無法展現出清楚的集體意識。我們讓一個遇到中國就要沒收自己國旗的政權,成為我們的代言人。

    我們害怕中共侵略,總是等著美國為我們撐腰,但是,當我們展現了奴隸的人格特質,美國也只會把我們當奴隸啊,美國不會想要幫沒有主體性的奴隸。

    站在基隆港,這個外來政權攻城掠地的門戶,不禁想:曾經,我們是西班牙、荷蘭的前線,曾經,我們是大清國的前線,曾經,我們是日本帝國的前線,接下來,我們要當中國的前線嗎?

    回台北前,我們站在海洋廣場四個字旁邊,拍了一張照片。在此駐足的遊客,大多如此取景,從基隆往北,看見海洋。然而,我們可曾從海洋的角度、世界的角度,來看看自己?我們到底能為這個世界,貢獻什麼?炒房地產,建立更多的購物中心,絕對不是台灣的競爭力所在。

    德媒《南德日報》評論台灣太陽花革命,是這麼寫的:「台灣這座島嶼,時常被西方人遺忘,在中國領導人心中,台灣是最強大的阻力,因為他們認為中國人不適合民主,而台灣卻有著自己的民主。」

    基隆彷彿是台灣的縮影,明明有著有著世界級的歷史人文考古資源,卻棄之如敝屣,試圖把自己弄成好萊塢。今天的台灣,明明有著獨特的戰略地位,民主成就,卻甘願從中國的角度看自己,還自我安慰說:出賣靈魂吧,只要有個好價錢,讓中國來買下我們,有何不可?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服貿威脅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民主的代價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