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3日的晚上,躺在地上的學生群眾們行使「公民不服從」抵抗權,鎮暴警察為了便宜行事或宣洩鬱悶,毆打人民,製造人民對公權力的疑懼。

    看到鎮暴噴水車要進場時,一群女孩子很機靈的躺在地面上,阻擋水車過去,當自己也跟著躺在柏油路面時,雖然地是硬的,天空是灰的,這時我想起了64天安門事變的坦克人,也想起了2500年前,佛陀當時面臨自己釋迦族要滅亡的時候,也是在半路上攔截宗主國軍隊三次,我終於能體會那一種心情,當國家將亡時,我願意捐軀捍衛,沒有緊張害怕不安,而是一種深沈無畏的愛。

    松山分局分隊長楊建良說:我保證我不會用灑水車,請你們讓我們過去嗎?我們竟天真的相信。

     

    他不但動用鎮暴噴水車驅離坐在廣場的學生、醫師、民眾,也動用鎮暴部隊一一逼近威嚇。我在半路上看見有學生裹著毛毯,全身發抖,長褲也破了好幾個洞,腳一拐一拐的走著,「要不要去救護站?」我說我陪你去,他說現場救護站被驅離了,他現往立院那兒的救護站。

    望著他的背影,深深感覺著這整個國家體制都在說謊,馬集團就是在騙台灣人民。

    生平第一次被抬、第一次與警察對峙衝撞。在北平東路,警察從後方要一個個的把我們拉走,這時我看到一位女同學即將被警察拖走,我拉住她的手臂,一起跟警察奮戰,結果,警察退了,沒想到自己手臂還蠻有力量,這時對平日定課的呼吸練習,更有信心了,接著我又被擠在人群裡面,當快被壓扁的時候,我想到了「水母」,身體頓時變成了空氣,只有呼吸一縮一脹,一緊一鬆,就這樣的跟著人群一起一落,住在無常,頓時感覺我們都是同一個心,同一個呼吸,同一個人,只做同一件事,捍衛民主,守護這一塊土地。

    最後小組長指揮我們原地坐下,不作無謂的抵抗,往後轉時,赫然一列警察已排成陣勢,旁邊還有鎮暴部隊,外場群眾不斷地為我們鼓掌,喊著:讚嘆學生,讚嘆學生。小組長透過大聲公跟外場的支持群眾說,請你們也就地靜坐並將這個訊息傳給你們的親朋好友,號召更多人來參與,有你們的保護,我們會更安全。

    過了不久,真的聚集了好多群眾,這時候大家的願望都是一樣的,都是深愛著這一塊土地,有人高呼著學生你們好勇敢,我們裡外應和的高聲喊著:「拒絕服貿,捍衛民主」。

    放眼望去,除了群眾很多外,警力也在倍增中,將北平東路整個給團團圍住。其後我們開始撤退,但有些群眾不願撤退,他說若撤退,裡面的學生怎麼辦?!頓時間,沈默,於是走到最前方,已經有同學用大聲公請大家撤退。但,鎮暴部隊竟然不讓我們撤退,且用警棍戮了學生小腿一下,小腿頓時濺血,這時指揮官下指令,鎮暴部隊整隊,踏著威嚇步伐,敲打地上,喊著1.2.3.4... 1.2.3.4的口令,有些群眾拔腿就跑離現場,但有些人毫無畏懼,死也不退,他們就用水柱驅趕,再度引起騷動,天津街附近的外圍群眾,依舊的守著,直到鎮暴部隊一一逼近才離開,守在天津街的學生就這樣的被驅離。

    看見網友這樣寫著:

    「但北平東路上有許多學生在被呼籲第一時間離開時,卻被鎮暴警察反包圍在人行道旁被痛毆,他們手無寸鐵,他們沒衝進過行政院,他們沒踏進過違法區域,他們甚至只是想離開現場就被警察如此暴力對待,這符合比例原則嗎?」

    真的是這樣,我們目睹了這一切,一位老外跟他的女友站立在一列警察前很久,當他知道警察打昏了一位女士,有生命危險的消息時,他難過得低下頭,用手擦拭著臉....我在旁跟他的女友說:先保留,消息尚未能確定,讓我們一起禱告吧。她點點頭。

    因為受託於小組長要我叫大家撤退,於是跟大家說,回到立院吧,可以省一點力氣,但他們還是不離去。

    當轉身走進一條長長的古巷,橫跨一個巷道長,走到出口時,正好看見天上的月亮與星星,寂靜著守護我們,這是很寬闊的公園,但寂靜的另一角落卻是警民對峙的場面,一位中年阿伯,台國語夾雜的面對著警察,說要講道理給警察聽,此時不說,警察以後也沒有機會聽了。

    24日清晨四點多,我被警察抬出行政院,依然的走著這一條古道,一樣的看著天上的月亮星星,同樣的位置,此時更安靜了,沒有群眾的高喊怒罵,卻多了冷漠,我試著看著警察每一張臉孔,尤其是眼神,我看到他們眼神中的無力、失焦,一種難以形容的不安。

    我走近兩位警察面前,我看了一分鐘,打從心底的微笑著,突然我體會到佛陀時代的一個故事,目犍連尊著看到肚破腸流的地獄眾生,他依然的微笑著,當時很多弟子不解,跑去問佛陀,目犍連真的在微笑嗎?佛陀說,是真的!他在迴向眾生少苦離苦。

    於是,我更放鬆的看著他說,你很無奈對不對?他不太理會,我繼續說:你覺得我是壞人嗎?會傷害你嗎?對方搖搖頭!「我相信我們的心都是一樣的」,這時他臉上鬆了一些點點頭,「你只是執行公務」,這時對方更鬆了,我說:「我相信這一份工作,對你而言一定是不開心的,這也不是你所願,跟你講這一些,只是希望你能夠開心一點,做自己可以開心的職業。」

    然後轉身離開了....我不知道為何我有這麼大的勇氣,面對強大武力,我更堅強不怕,面對眾多的警力,我一點恐懼都沒有,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全副武裝的鎮暴部隊,內心竟然沒有任何緊張不安。我終於體會著當年228的先人,面對被槍斃前的那一刻,穿著白襯衫、黑長褲,抬頭挺胸赴刑場,直到最後一刻,奉獻給台灣這塊土地永不退縮,寫到這裡,全身震盪不已....

    延伸閱讀:攻行政院 九把刀批鎮壓:臉書關燈,全面阻止國家暴力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不懂服貿的三種反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真正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