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當政權正在「和平」轉移,學生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武器,把自己的血,當作喚起人民不能再蒙在鼓裏的工具。有任何抗爭不順服,都叫做「暴民」?

    當689萬的選民,把選票投給他,他就可以當起小希特勒為所欲為,把「協議」當「命令」,要立法院只能替行政部門背書,這就是「民主」?

    難眠的一夜,一直看著現場直播,也隨時關注臉書動態,友人都還在那裡。

    凌晨三點去睡,一早醒來,就看到警察以盾牌、棍棒、水柱驅離學生的畫面。然而,也因為警方動作前,都故意先驅離記者,所以,很多畫面都沒有被記錄下來,只能靠零星的照片、影片,以及文字紀錄來拼湊現場狀況。有些現場的影片,在第一時間被刪掉,而由《台灣零時政府(g0v.tw)》所架設的「反黑箱服貿・守護民主日與夜」(國內最大反黑箱服貿即時資訊入口網站),也遭受了傀儡程式的網路攻擊。

    看到我姪子在行政院打卡,並簡短po文:

    「唉 這世界 和平的被暴力相向
    當下充滿各種不義與黑暗
    親臨才明白大家的意念
    寧死不屈
    快哭了...」

    後來確認,他安全回到學校宿舍了。以前,每次去哥嫂家,我都把握機會多少說一點,但效果真的比不上這次他親身經歷的震撼教育。

    姪子在電話中跟我敘述他的遭遇:昨晚一點多,他看到網路上的新聞,和另一位同學決定從學校騎車前往支援,凌晨一點多到達,爬過鋪上棉被的鐵絲網,在行政院中庭坐下。從頭到尾,他們都是用和平的方式,沒有攻擊警方,頂多,是用自己的身體去擋盾牌,然而,如果只是被拖走也就算了,警方還把一些人拖到行政院裡面打,他的一位實踐大學的朋友,就被拖進去打了十幾拳。

    他最痛心的是,他看到水柱對著老阿嬤的頭沖了30秒,沖完以後,老阿嬤,一動也不動,躺在地上,然後,他們通通被趕出行政院。一位清大的同學,站在圍牆上,對警方說: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傷到了所有的民眾。同學講得很激動,警察卻在笑。

    被驅離後,他和同學騎車回到文大宿舍,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國家以暴力對付和平靜坐的民眾,他很氣憤,覺得不公平至極,同時他也看到警察也很可憐,該出來站在前線的,應該是那把鎮暴警察推上火線、把人民當悍匪標靶,自己卻躲在層層拒馬與高牆後、安逸的羽扇綸巾、製造階級矛盾的金馬江政權!

    昨晚的衝撞,逼台灣人直視這個政權的醜陋面目。正如酥餅所寫的:「非暴力抗爭不是沒有武器的抗爭,只是你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武器,把自己的血,當作喚起人民的工具。你訴求的已經不是那個權力者了,而是曾經漠不關心的周遭。」

    有人用金恩博士和麥爾坎·X之間的關係,來形容駐守立法院和衝撞行政院的兩種行動的意義,後者的衝撞為前者爭取了更好的籌碼,即使他們知道,這樣做,會冒著失敗、被汙名化的風險。

    陳文茜第一時間在微博發出不實的聳動訊息,雖然後來刪掉了,但已經造謠成功,媒體受害人只吸收到謠言製造機的謊言,陳文茜不用更正、也不用道歉,任憑網民怎麼備份,也只能少少改變謊言的威力。麥爾坎·X曾說:「如果你不夠謹慎,報紙會讓你痛恨那些正在被壓迫的人們,同時愛戴那些正在施暴的壓迫者。」網路時代,政府打手雖然不能夠像過去一樣、那麼輕易地抹黑人民,但各種紛雜訊息的攻防,已夠混淆人心了。

    原本是基督教徒的麥爾坎·X,接受了非裔史觀後,決定拋棄奴隸主賦予其家族的姓氏,以表示「未知」的代數符號「X」取代之,改用「麥爾坎·X」這個化名,做為抗議黑人遭受當時美國體制不公義對待的標誌。世世代代的台灣人,何嘗不是接受了外來統治者的史觀,一次又一次遭受不公義的對待?

    此時此刻,兩岸三地權貴,正計算著自己將從政權「和平」轉移中拿到多少好處,他們最愛的金融業早已取得在中國開業的唯一特許,而我們呢?當統治者已經明顯失去正當性,我們該怎樣拿回屬於人民的權利?

    祈願,這一波的覺醒,能夠讓台灣人脫離奴隸主賦予的姓氏--「中國台北」,真正當家作主,重新確立國家的主人──人民,與受雇的政府之間,合理的契約。

    延伸閱讀:

    中共官媒再不諱言:以對待香港手法「買下」台灣

    余英時:台灣的公民抗議和民主前途

    行政院黑色鎮壓當晚紀實 (李荃和)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服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懂服貿的三種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