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你說
    河水漲了
    船可以通了
    我說纜繩還沒解開
    清醒的眼睛還沒上甲板來

    你說
    風起了
    蝴蝶可以出發了
    我說
    飛翔的季節何時來到
    翅膀比誰都清楚

    你說
    再不吃
    麵就涼了
    我說
    這碗不是我自己點的
    我只信仰我的嗅覺

    你用墨水寫新聞
    而我必須用汗水
    更多的時候
    用血

    你說我偏執
    說我輕狂
    說我看不見你濡濕的眸
    摸不著你胸口的溫

    我說
    你不懂
    我的歌聲放縱,不習慣鳥籠
    我的自由潔癖,不想被染紅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不忍眾生受苦的天地良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小希特勒要「和平」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