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聞思《台教會主辦「揭開司法黑幕」座談會》的影片時,印象最深的一幕,是羅承宗教授對著一位白髮老者說,「我認識你到現在可能只有十分鐘,但是,不用多講,我知道你一定吃過虧,我知道你是無辜的,你一定是無辜的,你被冤枉了」,他說得斬釘截鐵,好篤定。
    「為什麼我知道他被冤枉?很簡單,如果他是罪有應得的話,在審判之前,他會喊無辜,但是,審判之後,服完刑,就忘了它吧!」
    「到了這個年紀,還會來參加這種『司法黑幕』的座談會,誰不是吃了虧?那種一輩子的恨是消不了的,所以,我相信你是無辜的,是吧?」
    就在羅教授講這段話的時候,我心底,想到的是校園裡十四五歲的學生,還有那群七八十歲的二二八受難家屬;原來,他們的心是一樣的!
    跟青春期的孩子相處,尤其是那種脾氣特別倔強的孩子,不難,入心就是原則。孩子做了那些違規的事情,他們心知肚明,只要老師事先講明,事後處置合理,大都會服氣接受,只是他們嘴巴硬,行為緊繃矜硬,總要表示表示,哼個幾聲,以免日後在同儕間地位低落,留下笑柄。
    校園裡的衝突,不管是師生間還是同學間,有沒有處理到讓他們心服口服?檢驗就在當場,只要能入孩子的心,渾身怒火頓時化解,當下無言寂靜,他們會心甘情願地接受違規後的處罰,因為孩子單純。
    人性本是如此,二二八受難家屬又何嘗不是?65年來,只要到接近二二八的時日,台灣社會總有股騷動不安的氣氛,為什麼?因為受難家屬的心,從來沒有被真正的善解過,台灣社會也就永無寧日。
    真正的司法精神,有著對人性最深刻的理解,絕不是一般人誤以為冷峻嚴肅;真正的司法,根植於對世間對眾生的深愛與不捨,是鐵漢柔情!
    羅教授的一席話,讓我見識到了。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以真誠的心面對共同的過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去靈魂要帶我們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