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和六位同事共乘兩部車到大潤發用午藥石。 

    用餐時,大家很輕鬆地聊天,有人談到最近香港人來台灣的特別多,到處都看得到講廣東話的香港人。 

    有人談到香港人、中國人來台灣旅遊,就只是到處逛街購物,附近的昇恒昌就是專為他們開設的免稅購物公司。 

    從購物排隊,談到黃牛排隊搶購,最後到福義軒的排隊代購抽取傭金,台灣飲食文化已經到了無奇不有的境界。 

    從黃牛票談到看電影,同事中年紀較大的,都說已經很少看電影了,要看就只是看免費的。 

    我刻意問說最近有一部電影叫《KANO》,你們知道嗎?竟然大家都說知道,而且有人說票房大好,已經超過一億新台幣了。

     問大家看過了嗎?六個人只有一個較年輕的女同事看過。他一直猛點頭說很讚很讚,要大家一定要去看,不看會後悔。 

    一談到棒球,就勾起了台灣不同年齡層的人不一樣的回憶。 

    這時候就沒有藍綠了,甚至於深藍的深綠的都曾在一起打過棒球,或至少也看過棒球賽,從紅葉、金龍、七虎似乎把台灣人的血脈都賁張起來,只有棒球能真正將台灣人的過去連結起來。 

    沒想到藉由《KANO》這樣一部述說台灣過去棒球歷史的電影,竟可以讓台灣人這樣的感動。許是國民黨統治台灣六十多年隱瞞造假太多,台灣人一直活在虛假的歷史裡,如今透過這樣一部最逼近史實的電影,立馬讓台灣人回到現實中最單純流動的情感,一種不分先來後到的主體認同感,讓台灣人重新感受到同一個命運共同體的純真、尊嚴與榮耀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 

    魏德聖說:「我們在找未來,棒球的未來,台灣運動的未來,台灣的未來,能不能不要站在現在找未來而已,能不能不要老是在從未來找未來,能不能從過去找未來。」他說得沈穩冷靜,我聽得澎湃清新。

     

    延伸閱讀:KANO--- 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 (SJKen)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聽客家人要尊嚴要自由的嚮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第一次上街頭反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