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去看KANO

    星期一的午場。

    1931年的嘉義農林棒球隊,是原住民、漢民族及日本人組合的隊伍。這在台灣本島從未贏過球的雜牌軍,在眾人恥笑、不願贊助經費下,甲子園名校「松山商校」野球教練當年40歲的近藤兵太郎以獨到眼光,原住民善跑壘,漢民族善打擊、日本民族善防守的鐵血訓練下,沉著觀察、仔細調教基本動作及球路判別,知道每個人的個別差異,安排在最佳的打擊及防守位置。圓滿鑄成多族融合團結共生的臺灣魂!

    正選球員裡面有三名日本人,兩名台灣本土人(漢人),四名高砂族原住民,高砂族球員跑壘很快,在準決賽對札幌商業學校(現北海學園札幌高等學校)曾八次盜壘成功。

    教練很沉著,有信才開口。謀定而後動,每一個動都為少苦離苦而動。

    球隊缺乏經費,教練掏出全家積蓄,讓球員補充食物,能有體力打球。為了達成目標,教練就是捨,直心行去。 

    不要想著贏,要想怎麼不輸。做自己的最好,其他交給因緣。 

    讓學生每天口念甲子園,跑嘉義市、練球。把心中的最嚮往放在心上,簡單的事,每日重複地做,讓自己每天都有進步一點點,超越自己。 

    教練拿蠟燭讓孩子靜心看著自己的(煩惱)雜念起落感覺就像是自己的成長過程,會有很多的批判,面對無常、橫逆,到底要選擇什麼?主體性是什麼?頂天立地的中心線穩嗎?能不受外境影響直心行去嗎? 

    起初學生們血氣方剛好勇鬥狠,教練說:要比輸贏就在球場上打。就像我們說比做人就誰比主動、認真、謙虛、單純、由衷、浪漫。 

    近藤教練儘管沉著,也有無助的時候,他向他的老師傾訴:我怕輸。他的老師雖斥責他,怕輸,就想辦法贏。之後老師改變了以往對近藤的方式,主動告訴他,要在前三局快攻無人上壘,才有機會立於不敗看到他們的自我反思能力,即使在球場上是敵我,老師依然願意無私傳承的襟懷風骨。 

    阪神甲子園後一場冠亞軍爭奪賽,原本當下有分別心,想到為什麼不能單純地看,而非要誰贏的執著?隨即放下分別心,以捨心來欣賞,看著呼吸,心境與視野完全放鬆與打開了。 

    當投手已無法好好投球,為什麼還堅持投完下半場?他的想法是什麼?一球入魂,球即是魂。每投一球就以投最後一球的心在投,打每一球也是以最後一球的心在打,也就是他丟出去的不是球,而是他的靈魂。入球之流了。最後即便手傷不能好好投球,但隊員們倘全力以赴做最好攻防,此呼彼應,只有球魂,沒有私我,不同人種為同一目標奮戰不懈,這早已不是爭輸贏,而是比最直心的氣魄,比最單純的靈魂。我,已不是我在看電影,而是真心印真心。 

    不是近藤教練帶嘉農進甲子園,而是嘉農帶近藤教練重新認識甲子園的精神。

    電影入流入息,扣人心弦,真好看。

    延伸閱讀:

    KANO熱血野球外的歷史扣問(上):殖民現代性的人本辯證 

    10個問題「KANO」沒秘密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以權謀財的政治輪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脫離掌控,獨立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