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觀賞「自由之心 (12 Years A Slave)」,電影敘述美國南北戰爭前一位紐約州的黑人所羅門.諾薩普Solomon Northup)被詐騙、綁架、販賣到南部路易西安那州為奴的真實故事,劇情改編自所羅門的同名回憶錄12 Years A Slave 

    「自由人(a free man)」這個詞,在片中重複出現好多次,一開始,覺得好突兀。今日,我們不會宣稱「我是自由人」,只因為,自由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是,在十九世紀的美國,黑人必須持有可以證明自己是「自由人」的身分文件,不然,就會被視為奴隸販賣。 

    自由,不應該就像空氣嗎? 

    剛被綁架的他,還認為那兩個詐騙他的白人是好人,會來救他、幫他討回公道,然而,其他黑人的遭遇讓他認清自己的天真,同伴勸他:要生存就要把頭壓得低低的,少說話,也別讓人家知道你會讀、會寫。他說:「可是我不想生存,我要生活。」 

    他朝思暮想、魂縈夢牽的,是原本擁有的親情、友情、做人的尊嚴。曾經嘗過自由滋味的他,此刻身處不把人當人的人間煉獄,格外痛楚。 

    因為和工頭的一場衝突,他被溫和的主人福特William Ford)轉賣給暴戾的艾普斯Edwin Epps)。兩位主人對待奴隸的方式雖然大相逕庭,但兩人都是虔誠的基督徒,都用聖經的經文,來合理化他們自己蓄奴的行為,並且會向奴隸們宣講聖經。 

    艾普斯引用《路加福音 12:47》:「奴僕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又不照著主人的意思去做,將會受很多鞭打」,語畢,他加強語氣地說:「『很多鞭打』,就是很多很多的意思。」人,成了被任意宰制的牲畜,高興的時候你們來拉琴跳舞取悅我,不高興的時候就把你們打得皮開肉綻。 

    故事的轉折點,是布萊德彼特飾演的加拿大人貝斯Samuel Bass)的出現,他被臨時雇用來蓋一個露臺。當艾普斯問他需不需要喝水時,貝斯忍不住為其他黑人爭取權益說,平平都是人,為什麼你的工人就不值得同等的對待?艾普斯大怒,拿出法律來壓他,貝斯說,法律有可能是錯的,人必須遵循的只有普世的真理。 

    聽到了這番話的所羅門,決定偷偷告訴貝斯他的經歷,並請求貝斯幫助,傳遞訊息到他的家鄉。聽到請求時,貝斯說,他很害怕,但是,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他也一定會試試看。

     電影只演到了他回家的那一刻,但之後,他其實到處演講,提高大家的意識,並把他的經歷寫成「12年奴隸」一書。雖然他試著打官司,告詐騙他的兩個白人,以及奴隸主,但最後官司都以失敗告終。 

    這部片獲得了今年奧斯卡的最佳影片,頒獎典禮上,導演Steve McQueen說:「每個人都值得不只是活下來,而是真正的活著(Everyone deserves not just to survive, but to live.)」。 

    奴隸制度,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罪行之一,影響深遠,檢討不斷,這部電影逼著觀眾去直視被剝奪的人性,也因此,讓我們碰觸了人性的最核心。回頭來看台灣,這塊土地上,在爭取人權與自由之路,不也是如此地血跡斑斑嗎? 

    期許,面對痛苦而難堪的過去,我們有更多真誠的檢討,而不只是說出「蔣介石在大陸『清黨』殺反對者四十多萬人;國民黨在台灣二二八事件只殺兩萬人,相較之下二二八事件受難人數是『小case』!」這樣的話。 

    當時,台灣人口約六百萬,那是每三百人,就有一個殞落的靈魂,就有一個破碎的家庭、伴隨著走投無路的孤兒寡母。隨之而來的噤聲和恐怖統治,讓下一個世代的台灣人失去、甚至以自己的語言及文化為低俗可恥,在自己的土地上做失根失土、失榮耀、政治上失去主權的邊緣人,不但不認識這塊土地的歷史,更把屠殺自己先人的人,當成救命英雄,感恩膜拜。 

    威權雕像如今仍然到處矗立,代表大多數的台灣人還是崇拜權力,還是不認識人之所以為人的基本尊嚴──「不受任何外力脅迫壓縮,無畏的活出第一等國民的尊嚴」,但環顧我們的地名充斥大中國沙文的意識,我們的憲法還在用統一「大陸地區」矇騙我們,政府政策用鎖進中國市場呼應最崇拜權力的中國併吞臺灣,到時候台灣海峽變成中國內海,台灣搖身一變成為中國東進南取的軍事基地,任何軍事衝突發生,台灣都將首當其衝。臺灣人還剩下什麼? 

    胡適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爭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同樣的話,187237歲的福澤諭吉就講了:「一人之自由獨立關係到國家之自由獨立」。中國的悲劇在其政治文化始終是「悖反人權」的,這樣子的悲劇不應該再留給中國人的下一代,臺灣人有機會、有義務先走出中國政治文化以權謀財的輪迴。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1931年的台灣母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甲子園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