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朋友說,她哥哥嫂嫂是深綠,在市場賣菜。這幾年生意不如從前,就大罵馬政府無能,朋友覺得不能什麼事都怪政府,有些是大環境的關係,有些是要反省自己的做法。我說,是不能什麼都怪政府,但選對人很重要,公權力影響很大,像之前的張縣長是個黑道,弄了個林內鄉焚化爐貪瀆弊案,把雲林搞得烏煙瘴氣,他女兒還當選兩任立委,保續張派的地方實力。雲林縣夠窮了,還要縣民吸收六輕空污才拿得到回饋金,這是哪門子預算案?嘉義縣更可憐,預算只2億,遠不如金馬膨三個小縣所拿的300億。厚彼薄此的中央財政收支劃分法圖的是政策性買票,是要人民怎麼反省自己的做法?

    後來我看華視新聞雜誌,在討論長照的問題。現在全球都有少子化和人口老化的問題。台灣的老人知道不能靠子女,也不能靠政府,他們說唯一能做的就是,靠存款或退休金,或是倚房養老。但我看日本政府會推出各種方案,譬如有餘力的人可已開始累積照顧老人的志工點數,臨到自己老時,就可使用這些點數。或是到小學募集小志工,讓他們學習與老人生活在一起。他們覺得可以共住的不只是家人子女,也可以是有意願住在一起的人。所以成立了共居住宅,讓原本不認識的多世代的人住在一起。可以由大家輪流煮餐,輪流打掃公共區域,共居的年輕人能讓老人較有活力;老年人也可幫忙接送照顧幼兒。他們覺得抗老不必拘泥老方法,可以有更多的選擇。

    而韓國也在積極輔佐老人再就業,他們的老人勞參率可達百分之三十幾,是世界第二。日本的安倍首相也開始在鼓勵企業雇用老人,做一些臨時性的工作,發揮老人的智慧與經驗。而老人也樂於支領比以前少的薪水投入市場,過著有意義的生活。

    面對接踵而來的長照新問題,一個落後無能的政府,大概只會訴求孝道,但薪資倒退15年有幾個人負擔得起養老?換一個先進且有效率的政府,就會用更多元的方式去面對問題,積極的跳脫舊傳統。從長照問題,看到我們的政府束手無策也沒有準備,「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欺天虐民,是要人民怎麼反省?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邪門的多元選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1931年的台灣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