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部的阿姨、舅媽來台北,媽媽要我過去陪,二姐也帶一個朋友來,這個朋友一開始就說他家以前也住過我出生的故鄉大甲旁邊的外埔,他爸爸是黃埔四期負責接收台灣的,他爸爸是跟在老總統身邊的人。他說得很得意,看到媽媽表情嚴肅不再說話。

    接著他拿出一些產品和型錄,開始推薦神奇的直銷產品,一直說沒吃的人都走了,有吃的人都健康美麗,完全無視於三個老人家只是基於禮貌勉強留在現場。其實八十歲的人人生閱歷何其豐富,他一意自吹自擂完全感覺不到週邊的氛圍,大家都有壓迫感。

    決定主動出擊,很溫柔很篤定的問他,你聽過二二八嗎?他說後來才知道,他爸爸說當時他救了很多人,我說你爸爸當大官還可以救很多人,他一定很勇敢,你知道他救了誰嗎?他說不知道,只知道爸爸沒留下什麼財產,只有留下「道德」,我說台灣精英被消滅殆盡,倖存者只能流落海外,台灣是被殺戮被強行統治,社會水準退步很多你知道嗎?在台灣生活,好歹要知道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感受吧。

    等他離開後,媽媽就憤憤的說「什麼接收?他來台灣接收什麼,他是陳儀的人吧,根本就是來搶的,劊子手、賊仔政府」,一向優雅的媽媽難掩心中的氣憤,知道這是台灣人內心很深的共同的傷痛,至今歷史未明、公道未伸,傷痛難以過去。

    回頭跟三個老人說,現在經濟不好,很多人日子難過,我教大家不用花錢又可以健康的方式,先說明人體的結構、呼吸的功德,再慢慢帶領他們觀呼吸、經行、禮佛和坐在椅子的靜坐,看他們認真的練習,感覺心心相印。

    做完定課陪他們閒話家常,舅媽談到對兒子媳婦的擔心,我說真正的健康是沒有煩惱,相信一枝草一點露,老天爺自有安排,跟他們分享緣起法,分享斷除煩惱的方法(回到呼吸、不想),他們很快就悟到,笑笑說:就是單純、交給因緣,就能放下,不一定要念很多經,我說:是啊!身心安靜,隨時回到呼吸的新陳代謝,再配合定課的運動,就可以當一個健康又可愛的老人。

    陪家人度過初春的午後,他們像溫暖的太陽,他們需要的是尊重和自我照顧的方法,不是貴得要命,錢都被財團或藍鑽階級的上線賺走,然後家裡堆了一些產品和聚沫般的夢。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天啊,日本的媽媽真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天朝自製的政治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