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女兒談到此次日本北海道之旅,日本一年輕男生在知道母女三人來自台灣之後,便當面向她們鞠躬致意說:感謝台灣!大女兒說這是因為日本311大地震時,台灣對他們伸出了援手。

    問太太跟大女兒:如果要建立關係,妳會希望對象是日本還是中國?二人不約而同地說:當然是日本!太太說:日本人的守法精神讓人肅然起敬,連小孩子過馬路,都學會舉手向往來的車輛示警,而車輛也一定停下來等候,如果是二個小朋友走在一起,他們一定是手牽手過馬路,好可愛喔!感情是自然的,台灣人跟日本人很親也很自然,但政府卻擔心台灣人跟日本走得太近,反而疏遠了同是「炎黃子孫」的中國。

    問太太:為什麼從小到大,我們都會覺得「仇日」是理所當然?大女兒比較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太太是黨國教育下長大的,她的印象中,義憤填膺通常來自某一事件,例如釣魚台,然後在媒體與政治人物的推波助瀾下,全國人民就一起捲入了鼓譟之中,但不清楚為什麼這樣的情緒跟她親身感受到的日本,有著那麼大的不同?同樣是棒球比賽,為什麼「嘉農」(KANO)打進甲子園的氣氛是感人,而紅葉少棒打敗日本調布隊卻是報國仇呢?

    通常,當內部擺不平的時候,統治當局就會製造一個外部的敵人,然後引導大家往外看,最後在一片「團結」聲浪裡,內部的矛盾與問題消失了,當初對政府不滿、想要繼續究責的人,反而會被說成是破壞團結的壞份子。原來,仇恨是是可以被教育的,就像大多數的軍公教,都曾經被教育要仇視台獨與黨外異議份子,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就這樣不明就裡地被撕裂了。如果這不是邪惡,什麼才是邪惡呢?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在日本搭車很窩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壓抑個體發展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