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日一早,依照慣例,準備用豆漿機打一壺豆漿出來。岳母說今天是元宵,煮湯圓給你吃,好不好?我說早餐吃麵包就好,岳母說她其實也不吃湯圓,心想,岳母不吃湯圓的這個習慣我知道,老人家吃湯圓,對腸胃很不好。不一會兒,岳母又說,我去買一罐甜酒釀,然後煮湯圓給你吃,好不好?回拒了,心想,執意織毛線圍巾送我的情節,莫非又要重新上演?

    既然沒讓我吃到湯圓,岳母乾脆上市場買了一些菜回來,中午這一餐,餐桌上有雞、有魚、有青菜,但只有我跟她二人在家吃飯。岳母說,今天過節,多吃一些。感覺上,這份心意遠勝元宵的氣氛,於是跟岳母說,今天是元宵,也是情人節。岳母沒聽出我真正想說的是,今天好像在過情人節耶!

    用完餐,我在廚房洗碗,岳母幫忙收拾餐桌上的剩菜,她用保鮮膜將剩菜封裝,然後露了一個口透氣。菜是熱的,保鮮膜上沾著一層蒸汽。事實上,這件事曾跟她多次討論,每次都跟她說等菜涼了再封,但每一次的結果都是一樣,實在想不透。

    心想,天氣冷,晚餐要吃這些剩菜,可以不用放冰箱。既然不放冰箱,那就不要封裝,直接蓋上紗罩就好了。於是,洗好碗之後,逕自將保鮮膜一一撕下,感覺當下有些行蘊衝動,情人節似乎已經結束了。

    這個少了尊重的動作,引來了岳母的關切。我說蓋罩子就好,保鮮膜不好,還是少用。岳母用山東腔說,這樣菜會「乾乾」。心想,難不成岳母每回急著用保鮮膜封裝,只是擔心菜會乾掉?姑且不論這個顧忌是否合理,但我的腦袋確實未曾出現過「乾掉」這個字眼,我對她在處理這件事的論斷,幾乎都是「執著」與「沒常識」。原來,喜歡論斷一個人,就不會是一個好情人。

    感覺照到了鏡子,鏡子讓我的衝動緩慢下來,知量,切莫不知以為知啊!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寫日記學到的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治決定薪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