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下午跟一虹去土城看守所看邱和順,原本帶了一條耶路撒冷的十字架項鍊和一張可愛的卡片要送他,結果限於規定無法交給他,那一刻才驚覺什麼是不自由的鐵幕。 獄政是保障好人、隔絕壞人的用意,有其必要性,親自走一趟也看到確實做到滴水不漏,如果上游的司法有確實公正不阿、勿枉勿縱,將更能服眾;如果司法人員更人性的看到每個人都是受苦的人,將更有矯治功效。 Howard Zehr教授說:紐西蘭面對司法案件,會先用修復式正義,讓受害者、加害者、社區先做對談、和解、修復,確實負起責任、撫平創傷、跨越對立、重新出發,原有的法院系統改成法律上的後勤支援和備胎,注意力擺在過程中有無傷害人權,所以他們做到了司法資源的最小化。 曾看過一個報導,我國花在每個受刑人的錢相當於培養一個大學生,很諷刺吧!根本的教育沒做好、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們社會付出多大的代價,而且一直還在付,看不出停止的跡象,犯錯的人是生長在怎樣的社會背景下?台灣的混亂和扭曲,黨國不分是最大禍源,政治干涉司法、製造核災風險、隱匿疫情、偽造文書、迫害反對黨、…,社會不公不義到處可見,又怎能要人民負起全責?何況這裡的冤案又有多少? 看到邱和順,他的單純、認真與熱情很快吸引我,好像去探望當兵的弟弟,他每天平靜的讀經、寫書、寫信,他珍惜每一個對他好的人,看著他開朗滿足的微笑,十足台灣草根性的憨厚,希望司法能還他公道,24年揹負司法的不公與迫害,何時我們才能等到正義的春天。 他輕描淡寫的說過往的刑求,造成的腦部和聽力受損,現在還要吃藥,受刑人沒有健保,最近看六次醫生花三萬多他還可以承受,他沒有抱怨與仇恨,只是盡力做他的最真與最好,內心很疼惜他,我們要盡一切力量營救他,不能讓他這樣白白送死。 在台灣,受刑人不但失去自由,也失去人權,所幸邱和順一直保有人的尊嚴和上進心,離開時望著燦爛的陽光,祈禱這樣的溫暖可以照進每個人的心中,尤其是還在受苦的人。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百廢待興的台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楊金海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