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Sarah分享最近劇團發生的事情:她跟團長推薦了一位她覺得不錯的女演員,參與下一齣劇,她本來以為這齣劇有兩個女性角色,但其實她搞錯了。當她知道新劇中只有一個女性角色,也就是說,她或那位新人二選一時,她開始掙扎了──她很想要得到這個角色,但是,不喜歡看到自己心量狹小,又很介意別人怎麼看她。

    最後,團長雖然決定還是讓她演、婉拒了那位新演員,她卻覺得很懊悔,甚至,不想演了。

    她看到自己長久以來的問題:因為怕要不到自己想要的,又擔心別人對她的評價,所以,就無法清楚的表達。而這一切,都是在沒有覺察的無明狀態下發生的,事後才看到。

    問她:參與劇團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她說,當然是喜歡生命種有這樣一個抒發創意的管道,她也擔心,如果沒有了劇團,她會消沉、不平衡。

    從她的例子看到,對生命的取相,必須整個重新定位才有用。不然,能量高的時候、順心的時候,我們就開心,能量低、不順心的時候,我們就消沉。其實還是在逃避,沒有去面對自己到底在怕什麼?緊緊抓住的,依附的,又是什麼?如何能夠在關係裡自由?

    我們有好多小時候沒有被滿足的基本慾望,從生命中的第一個關係開始,通常是跟父母的,之後可能轉換到知心朋友或親密伴侶的關係,第一個關係的延展有了落差,就浸染到所有關係,想要在其中獲得彌補。

    重新定位,就是對準:「苦沒有分別是誰的苦,我們都一起來減少苦。」如果生命的定位出來,不管能量高低都一樣,都會相信因緣,都有無量可能性──接受當下、接受自己,是最基本的「自由」。

    Sarah說,其實團長和藝術總監都不好相處,劇團中常常有很多問題,但為了有機會演出,她也還是願意妥協。問她,難道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嗎?她說,其實,沒有團體是完美的,到哪裡都要面對,所以,她就留下來好好面對。

    回答她:那麼注意力就真的要放在「面對自己,開展自由」,知道自己在練習什麼,不然,去劇團所耗損的能量,可能大過於滋養。注意力放在你們共同的嚮往,你們想要一起成全的美事,感覺流動最重要,這樣,就不會那麼患得患失了。」

    回想到以前當舞者的時候,也把上台演出當成唯一可以獲得注目、展現自己、受人喜愛的機會,所以,得失心很重。也是因為生活中,我沒有感覺到足夠的信心,無法獲得成就感,與人缺乏流動的連結。

    慢慢才體會到,劇場中有很多角色,成全一齣戲,妳不一定要當主角,助攻、幫助別人得分,也很重要!注意力不放在得失,而是放在「是否已經做到自己的最好」。

    就像公司裡,獲得陞遷的那個人,不一定是最優秀的那個人。沒有陞遷,不代表自己不夠優秀,只要能夠做自己的最好,就會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至情至性了,才會有更高的格局,看清楚因緣,相信因緣。

    與其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要」,不如放在「準備自己」,讓下一次的互動更真、更好、更有美感。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彩色的反抗精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史絕非本國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