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全文翻譯自寇謐將的部落格文章Beyond the ‘little fortunate life’

    上週我參加了葉天倫最新電影「大稻埕」在台北的首映會。我之前就曾經見過葉導,一次是在反媒體壟斷的抗議活動,不久之後又在演藝人員聲援苗栗大埔被迫拆遷戶的遊行中。所以,我知道,即使這部電影由綜藝節目主持人豬哥亮、和其他當紅演員領銜主演,葉導的這部新電影所要提供的,一定不只是單純的娛樂效果而已。果然不出我所料,然而,我懷疑有些評論者並沒有理解葉導試圖達成的。

    我不會透露劇情,我鼓勵大家自己去看。只透露電影中有時光旅行的成分,就足夠接下來的說明了:主角佑熙(Jack),一個典型的、自我耽溺、對政治無感的當代台灣年輕人,被拉回一九二零年代日本殖民下的台灣,捲入台灣民族運動誕生的陣痛。從這段體驗、以及親近抵抗運動要角蔣渭水的過程中,他學到了一些教訓,包括:認識自己的歷史很重要(這是台灣新生代的常見問題),避免活在過去的錯誤中(這是台灣上一個世代的常見問題)。當佑熙回到了現在,他已經準備好要創造一個屬於他自己的「黃金年代」,在險峻形勢中為他的國家而奮戰。這部分雖然只點到為止,但只要對台灣今日面臨的生存威脅有基本認識的任何人來說,應該就夠清楚了。

    這個故事很簡單,呈述的方式是幽默的,加上必要的浪漫成分,以及迪化街的立體重建。

    這部電影非常賣座的同時,也面對了一些批評,尤其是來自那些對於該段歷史或對於蔣渭水的角色熟悉的人。有些人指出了歷史上的不精確性,有些人抱怨說這部電影片「不夠嚴謹」。

    這些批評都蠻公允的,這部電影的確有它的不精確性以及缺陷。然而,葉導了解他自己的歷史,也有足夠的聰明才智去判斷,一部完全精確呈現歷史的紀錄片,恐怕不是幫助他達成目標的最好形式,我所指的目標,不是賺錢。大稻埕是一部娛樂片,並且用了知名的演員,為的是吸引那些原本就沒興趣認識蔣渭水、還是其他一世紀之前反抗殖民主的人們的那類觀眾。(有些批評者,例如學生領袖陳為廷,了解導演的意圖,所以,還是鼓勵人們去看這部電影。)如果,看了這部電影的人裡面,有百分之五因此想多了解蔣渭水,如果,還有另外百分之五,願意加入那些正在創造自己的「黃金時代」的年輕人的行列,那葉導就成功了。就如我之前說的,葉導,以及影片中的一些演員,都曾經與那些年輕的行動者,一起站在街頭。他的目標是啟發人心,把過去現在未來串連起來,並示範:如果年輕人開始關心政治,讓關注的範圍超越他們的「小確幸」,他們的生命會更有意義得多。

    這又帶我回到了大埔,或者,更確切的說,回到去年八月十八日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萬人聚集起來,反對政府和財團因利益而強迫拆遷人民的家。在示威活動中的某個時刻,我朋友,嘻哈樂團拷秋勤的Fish Lin、也是街頭運動的熟面孔,在台上說,那麼多台灣人只滿足於自己的小確幸,是很悲哀的。他所指的是,只要該事件對他們沒有直接影響、就不想參與公民社會或政治的自私傾向(X家的房子被拆了,但只要不是我家,我就沒有理由參與,參與只會帶給我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把這樣的思考模式延伸到國家這個舞台,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當一個獨裁巨人威脅著台灣的未來、以及台灣人的生活方式,而政府的政策又似乎都在幫助這些威脅成真,台灣人卻都表現得幾乎沒有警覺。這種國民性格很可能是戒嚴和白色恐怖的後果,整個社會都被制約了,才會相信最好只管自己、休管他人閒事。現在沒有白色恐怖了,卻被一種新的、來自獨裁中國的恐怖所取代,而且已經透過洗腦宣傳,成功地說服許多人統一不可避免。如果這樣的結局無可避免,那麼,受害者乾脆就別擔心政治了,把注意力放在併吞時個人私利的極大化就好(只要我有智慧型手機,一個像樣的工作,還有個安身立命的房子,管他是國民黨或中國共產黨?)當然,統一一點都不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在台灣有很多人都相信如此──這讓我想到葉導電影中關鍵的一幕,佑熙喜歡的阿蕊,嘲笑著日本有一天會「投降」的這種說法,因為當時的日本似乎是無敵強國。

    我以前就曾經提過這個主題,用「維持現狀」來定義台灣的存在以及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創造了讓每個人都自謀生計的社會狀況:賺點錢,受好的教育,成家,當歷史與你擦肩而過時、保持低調。於是,人們就變得不關心政治,而且,鮮少對抗威權。這又鼓勵了被動和平庸,甚至在那些所謂的台灣支持者之間也是如此,對這個處境艱困的國家來說,會付出承受不起的代價。

    有政治意識的台灣群眾,慢慢在增長中,然而,大部分人還是像小小的佑熙們,在一個幾乎不超過智慧型手機、女朋友、和可以確保他們繼續擁有手機和女友的工作的世界,感到滿足。如果台灣要以一個有獨特性格的社會形式繼續存在,那麼,更多更多人必須意識到,追求有限的物質滿足,是不夠好的。

    (小趣聞:文化部長龍應台出席了1月28日首映會之前的記者會,當她走向舞台時,站在我們身旁的一位女性粉絲很興奮地告訴她的男友說,部長來了!然後,她的男友語帶嘲諷地說:「我不知道她來這裡做什麼(文化部有提供一些補助),反正她對台灣電影幾乎一無所知。」)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 讀了《超越小確幸》,從一個在台灣的外國人眼中,看到我們大多數台灣人竟然比外國人還不關心自己的土地和國族的未來。

    春節前,教育部邀一堆門外漢黑箱調整高中課綱,除了少數深知其害的有識之士大聲譴責之外,我們這一代深受黨國教育毒害的台灣人,大多數仍保持緘默。

    年輕一代就像寇謐將文中所說的,不敢超越自己的小確幸,這就是讓當權派所以敢於胡作非為的主要因素。國民黨所以能夠成功控制台灣六十年,就是先將有骨氣的優秀台灣人殺盡,讓台灣人不敢想要出頭,再讓台灣人失根失土,讓台灣人不懂得台灣的歷史,讓台灣人自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又因為被外族統治過而自卑,自認為是次等中國人。這樣的威嚇和洗腦的歷史教育,到今天還讓多數台灣人以為非「中國」國民黨執政無以讓中國共産黨賜予和平與繁榮,即便國民黨都已展現向中共搖尾乞憐的姿態,大多數台灣人還相信他們是為台灣好,一個連「中國」兩個字都拿不掉的國民黨黨名,大多數台灣人竟還相信他們可能守護台灣!
     
    面對國民黨當權派的復辟意圖,所有台灣人都應該起來抗爭,豈可當做事不關己?台灣好不容易從過去黨國體制和戒嚴迫害中脫離出來,現在面對國民黨舊勢力的投共意圖,再不喚醒全民的力量,任由他們倒行逆施,等於讓台灣先賢數十年的努力功虧一簣。(02-05-2014一賢)

上一篇:無性的親密關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親密關係的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