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近日讀到多篇有關「無性人生」的英文資訊,呵呵,原來我的性傾向也有學名呀(無性戀、無性向…Asexuality),雖然我不是那麼肯定這樣的性傾向定位,但經過思索後,自覺我確實挺符合此類型的。

    所謂「無性戀」,並不是性別取向不確定,或是會害怕親密關係,也不是身體有特異的毛病等,簡單的說,就是對做愛、對愛撫,沒有引力不感興趣。

    以前所聽到的訊息,都直指「性冷感」等等在社會上處於較為病態或不正常的詞彙,雖然我從不是那麼的在意,但不可否認的是得知了這方面的資訊後,好像為我的少許困惑找到了解答,為我的些微壓抑找到了出口,原來我並不是那麼的孤立,「無性人(asexuals)」佔全世界人口中的百分之一呢?這樣的百分比或許聽不出它的規模,但直接換算成人數,我可是七千萬人之一呢!

    細細回顧,從小學四五年級起,班上就開始出現多組班對甚至課後還有結伴出遊的情景,同學們當然也會將我跟某某送作堆,對我而言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不過是與同學們打成一片的一種默契罷了。

    還記得那年齡的男同學很喜歡捉弄我們女生,而女孩子們總會不好意思地閃躲與尖叫,反造成男生們樂此不疲。就因為我沒有男女顧忌,很「中性」,所以男生與我在這方面就玩不起來。

    有個很有趣的現象,從小就瘦弱的我,竟成了女生們的性解救者,只要女同學被男生欺負(所謂的欺負,也就只是玩玩的性質而已),大家就會呼喚我趕緊出面幫忙解決。我也曾一度不甚了解高大的女同學們為何一個個都這麼怕那些小個頭調皮的男生呢。

    例如:男生會故意擠進女孩子的座椅,只要男生的屁股一坐下,女生一定驚慌跳起,當然男生不會輕易退座,樂得坐著聽女生在旁大聲嗲罵,但等我出現一屁股給它擠回去後(不用很大力,不然我也沒輒的),絕大多數男生沒得玩就自動起身退位了,甚至有時是看到我快要走到座位旁,就主動跳起離座了呢。

    呵呵,從小我就是一個很中性的人,我覺得跟男生或女生在一起並沒有什麼不同,反倒是受制於整體社會對男女有別的異性框框所約束,才會讓我開始對異性感到較為沒那麼自在了的。

    成年後,確知我對性愛超不感興趣,愛的展現需要透過「性」來彰顯或提升?那不就慘了,對我而言,這根本就是兩碼子事嘛!但對現代社會的絕大多數人,我最真實的無性感受幾乎是無法受到平等對待、尊重與被理解的,這當然跟欠缺這方面的資訊有很直接的關係。

    應該是從高中時期開始吧,我總覺得人也沒有一定要結婚吧,與自己喜歡的人(一或多)做一輩子很要好的朋友,相互扶持與照顧,不是挺好的嘛,我一度在想,或許是因為我從不做生小孩的打算,對性生活又毫無嚮往,所以也就不一定需要靠一張結婚證書了吧。周遭的親朋好友不時給予這個性冷感又不想生小孩的我一些忠告,試圖矯正我的「特異」,像是可以多多嘗試去找出身體的敏感區啦、試試手淫的方式啦、現在不生以後絕對會後悔啦等等,但經時間的證實,沒「性」趣就是沒興趣,沒小孩也毫不覺遺憾。

    但這並不表示我內在排斥異性關係,我只是對「性」這方面沒有引力。在因緣驅使之下,曾結過一次婚,對我而言,等於已完成了父母親的傳統包袱,現在的我,可完完全全地忠於做自己,真是件既幸運又幸福的事呀。

    不知道嘍,總而言之這就是我的最自然,中性的我,喜愛無性的自在,樂於與任何人做知心好友,不想再受性別所操控,也不想再受傳統關係所束縛。相信一切可以是這麼的單純,為愛而愛,為同一嚮往而齊心努力,我覺得這才是最有價值的人生呀。

    延伸閱讀:

    “We're married, we just don't have sex”
    Asexuality Myths Debunked By Psychologist Lori Brotto On HuffPost Live (VIDEO)
    How Asexuality Works


    (他們享受無性的愛情)

     
    (GaiaShirley: Questions about Asexuality Answered!)

     
    (Asexual Documentary Final)

     
    (A)Sexual (Official Trailer)

     
    (Asexuality: An Overview)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美國香水Axe的啓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超越小確幸(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