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因為春節前教育部黑箱「微調」高中課綱,引發了大量討論,歷史學者周婉窈對於「歷史教科書要符合《憲法》」提出了以下的批判:「文明國家的憲法,主要任務是要限制及規範國家權力,以及保障人民基本權利。人民的基本權利中,至為重要的是思想自由,及其在實踐上的表述自由。文明國家不會用憲法來要求歷史怎麼寫,反而是要確保政府不會濫權規定歷史要怎麼寫。」

    在威權體制下受教育的台灣人,為了考試,要背誦山寨版的歷史(其實是國民黨黨史),認識不存在的中華民國的地理,死記沒有政黨政治與三權制衡的「國父思想」,還要全盤接受漢沙文主義的儒教觀。以上洗腦用的知識,出了社會不但用不上,面對全球社會時,才會發現自己很落後、很脫節。周婉窈說,黨國教育讓我們至今都還深受其害,只是很少人用學術的方法去評估此種教育對臺灣當前與未來的影響。

    這讓我想到一個演講,提到人類出生後,腦神經細胞的連結(Synaptic density)不斷增加,在6歲達到高峰,但6歲後,一些沒有用到(或較少用到)的連結會漸漸萎縮。標準答案,會造成一再重複的連結(固著)使腦細胞的連結僵化。所以,14歲孩童的腦神經連結反而減半。

    可以想像,從小就被灌輸「不可以」、「不可能」、「不要問」、「本來就這樣」的台灣人腦袋,應該被修剪的很乾淨。這樣的社會,很容易管理,卻不易進步,這樣的腦袋,保守、僵化,發展不出突破困阨的創意。

    其實,去年,英國教育部也試圖大幅度修改歷史課綱(報導),結果,受到了來自歷史專業幾乎一面倒的揶揄。教育部回應了民間反彈的聲浪,放棄了原本編年史的呈述方式,以及想要利用英雄式歷史神話來製造愛國心的意圖。

    許多研究調查顯示,英國學生們之所以喜歡歷史這個科目,是因為他們在收集到一些歷史事實和不同論點後,可以依照自己的判斷、給予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他們自己的評價。的確,如果真要培養公民意識,要培養的不是愛國心,而是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和人格。

    調整後的英國歷史課綱,含納了主題性的討論,地方史的深入學習,在小學階段,甚至有歷史人物的跨時空的想像比較。此外,因為老師們抱怨舊教材充滿了太多的日期和史實,所以,新課綱的內容精簡多了、也不會規定要採用哪種詮釋版本,所以,老師們可以更有效率、也更能發揮想像力地,運用他們的上課時間。

    英國做得到,台灣做不到,唯一的解釋就是:權貴階級還在相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半部《論語》治天下,要我們下一代繼續做天朝順民,不允許他們做第一等國的第一等公民!

    延伸閱讀:

    猥瑣的「微調」

    課綱調整案 10人檢核小組操控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助攻與失誤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美國香水Axe的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