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跟司改會志工慧芳約好,到土城看守所拜訪邱和順。
    誰是邱和順?邱和順是台灣司法史上全程羈押期間最長的刑事案件(1988年9月遭羈押,2011年7月底定讞),也是目前國際罕見。被羈押24年,意思是,他沒坐過捷運,也沒看過台北101,他甚至連秋風吹拂的記憶也模糊了。
    前聯合國反酷刑特別報告員Manfred Nowak教授(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 2004~2010)去年底來台第一場公開演講中表示,邱和順案中刑求之事實,及法院使用刑求取得之自白科處被告死刑,明顯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當中對人權保障之相關規定。
    Nowak教授表示,邱和順早在判決確定前就已被羈押23年,其中有18年必須帶著腳鐐,4年被監禁在單獨囚房,而且在這23年中,死刑的陰影始終威脅著邱和順,造成他心理上極度的不安全感,這樣的處理已構成《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所禁止的「不人道待遇」;再者,邱案存在著刑求事實,明顯牴觸《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公平審判之要求;而法院以刑求取得之自白判處邱和順死刑,更是違反該公約第6條對生命權之保障及第14條公平審判之相關規定。
    和慧芳在捷運海山站外,搭上計程車,我跟慧芳說:「其實,今天要去看邱和順,心底,就忍不住想起阿扁,國民黨政府和媒體,鋪天蓋地的聯手抹黑,以司法遂行剷除異己的政治報復,而台灣人民或被洗腦對之深惡痛極,或對這樣明顯的司法迫害,不以為意,真的很令人痛心。」司機先生說:「哇,你們的頭腦很清楚!」
    其實,週末才剛參加完反核遊行,隔天就看到台電用納稅人的錢買了一整版的聯合報廣告說,沒有核電會沒電,還說,核電沒問題,我的感觸很深,在台灣,戒嚴時代的遺毒尚未代謝,威權統治的體質依舊強健,轉型正義,根本還未開始。
    住在地震帶上,台灣人卻要天天與一萬五千多束高階核廢燃料棒共處,夜夜睡在一萬顆核彈上,只因為政府的蒙蔽,導致大多數人的無知與無感,殊不知,以經濟發展之名而被踐踏的,不只是自己的人權,更是台灣人與千千萬萬後代子孫、免於恐懼的基本生存權。
    一進入土城看守所,就先看到「門市部」,原來,來探望的親友,每次最多只能帶兩公斤以下的食物,或者,可以在「門市部」購買每天至多兩千元的食品/用品。在外面買的餅乾,會被碾碎後才能給看守所裡的收容人,而如果在「門市部」購買,就不需要這道手續。再走進去一點,看到一個伙食展示櫃,陳列著今天的三餐,上方標明每人每月的伙食費是1,800元。
    經過短暫的等待和搜檢,我們見到了阿順大哥,他使我想起了隔壁鄰居輝哥,有著農家子弟從小幫忙下田的那種精壯體型,略黝黑的皮膚,爽朗的表情。他今天早上才去看病,拿了兩個月的藥,受刑人沒有健保,花了五千多塊。他的腦部和聽力受損,是過往的刑求造成的,而且,殘忍的刑求事實也致使偵辦員警被判刑,但國家,卻沒有對此負責。醫生說是他腦神經阻塞,吃藥就好了。
    「腦神經阻塞」是阿茨海默氏症(Alzheimer's)嗎?醫生可能也無從確診吧!
    除了律師和家屬,他每隔七天,只有一次會面的機會,心底非常非常的感謝,阿順大哥慷慨地與我分享了這珍貴的20分鐘,我想,自己能做的,就是把這個國家司法迫害人權的事實,傳播出去,讓更多的人來了解,來關心。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法院」兩個字見不得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百廢待興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