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深綠也信關公」,談到儒禍當社會問題被視為道德的盈虧,理所當然的改善之道就是加強品格教育,期許人人克己修身。這種泛道德化的統治方式不只使制度之惡無從現形與改善,更嚴重的是:國民將被奴化於自我規訓的狀態、弱化對制度的批判力、期待人治、對政治冷漠。這是一種反現代化的奴性教育

    我終於明白鄰居蔡先生一再強調國家問題出在年輕人沒有「抗壓性」,源頭是父母沒有給孩子壓力,不該怪政府(依他的邏輯,洪仲丘似是缺乏「抗壓性」才會被操死,他當兵時也是整人的「士官長」)。原來儒家是這樣子洗腦,儒學被國共二黨拿來統治華人,真是大好用了!大家只要管好自家,莫問政治。這就是泛道德化,也被傳統佛教解讀成「心淨國土淨」。因此,人民看不到「制度之惡」,陰險政客就得以痞子治國、上下其手顛覆台灣。

    真想問他:「你覺得打罵孩子,就可以增加「抗壓性」嗎?」,他厭惡政治,感覺他對孩子教育也缺乏信心。

    地政士被政府抺黑成土地買賣「實價登錄」的絆腳石,就是政府財團的陰謀,找一個無辜替死鬼,真正該負責的買賣雙方反而不須負「登錄不實」的法律責任。政府說(或關公說?),只要人民管好自己,莫問政治,一切要放下!房地產炒作就這樣「以合法掩飾非法」過關了,而人民期待已久的「實價登錄」終究變成畫大餅充饑。這就是人民不會思考、知識不足的儒學之弊,太好忽悠糊弄!

    殊不知儒禍(不會思考,泛道德化)也存在於法院,當司改志工期間曾見到一案,有人拿偽造的土地所有權狀託地政士代申辦抵押或買賣(?),後被地政事務所公務員發現權狀造假,馬上通知警調當場逮捕該地政士,後經檢方諭令收押禁見,目前案子仍在起訴中。地政士稱根本不知權狀造假(經驗上只須核對當事人身分證件、契約書之印鑑章真偽,至於權狀可以申請遺失補發,故不是必要檢查的項目),但台灣司法都是「有罪推定」,要被告舉證證明你不知情,而不命原告舉證,先天上就很有困難極不合理。

    我是相信地政士不知情,即便我在地政事務所擔任土地登記審查工作多年,都不見得會辨識權狀真假(權狀是地政事務所繕造的),何況是資訊有限的地政士!故而,我看到儒家思想對執業者有太多的道德審判--判定業者理當知情,卻不追究「源頭」之惡!司法的「有罪推定」及地政士法修正規定地政士要負「登錄不實」的法律責任均是儒禍-不思考的邪惡。

    我得自首,我以前在地政機關也一樣盲從,常跟著政府官員一起罵地政士違法亂紀,不知道自己被洗腦中邪了!因為我太相信政府,不知不覺被植入階級意識,不知政客有野心,自然就看不到其政策法令背後的災難!現在學習普世價值才學會思考,探求源頭真相--看到儒禍,原來都是黨國野心政客製造的。

    黨國教育要我相信政府,即便徵收我家的土地也是為我好(公益一定會回饋私人),若有冤情司法一定會還我公道。現實是,大埔農地徵收案雖然經過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判決,確認徵收原告彭秀春(張藥局)、朱樹、黃福記、柯成福等人之處分違法,並撤銷原徵收之處分。但是不能還地、不能原地或配地重建,就沒有轉型正義。結果司法永遠是黨國玩弄詐術的工具,台灣司法沒有主體性,五院全都是國民黨的壟斷事業。

    有人知道了真相反而消沉,如早年參與社會運動很多前輩仍陷在消沉中,何以故?我想,真的知道會看到源頭--苦集滅道吧?!宗教倡導的一領一(含有六度三箴)很管用,但社運人士沒學到,只因宗教與精神鴉片結合,成了法西斯政權洗腦的工具。上街頭抗爭沒有政治實權,仍然是以卵擊石,現在終於有人提出第三勢力參選地方議員的計劃,需要100萬個「只顧佛祖、不顧巴肚」的助選員,此構想也得靠平常一領一才能落實呀!

     

    延伸閱讀:

    毛澤東是中國文化的產物(林保華)

    《流亡者的書架》讀後感凶言中見盼望  (程沐)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難得回家住三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時代」的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