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年初一,我和爸媽三個人安靜地度過。

    難得回家住三天,心中有個任務是幫爸爸做肢體復健,在明天初二回娘家人潮的前一天,正好爸媽得以偷個閒。下午陪老爸散步,邀請了三次他才答應,因為筋骨痠痛,兩次脊椎手術並沒有治療好右腿的問題,從腰椎壓迫神經到腳步,步行三分鐘就得停下休息,我就幫忙按摩腿部,引導他覺知呼吸、做簡單伸展動作,然後再繼續前進。

    我們在暖陽中走了兩小時,藉這時間跟他談心。問最近有沒有寫日記,老爸完全沒有社交圈,寫日記大概是他唯一分享內心世界的活動,前幾年因手部會抖而停筆,服藥後症狀稍緩。他回答「偶爾」,「寫些什麼呀?」「都是傷心事」。我靜默了幾秒,病痛持續多年,他漸漸失去行動的自主能力,為了健康而捱手術刀,結果不如預期,我感受到他有很大挫折感,失去信心。

    把老爸的話當成撒嬌,不落入悲情擔憂,鼓勵爸爸,能走就是開心的事啦,不要想太多,每天把當下的一小步走好,天天練習,我對你很有信心啦。陪散步的同時,我也在觀呼吸經行,這兩天按摩推拿需要力氣,我自己的頸肩有拉傷,需要能量的流動。不過,很感謝有這兩天和父親的近距離互動,我比較清楚他身體目前的狀態,我的判斷是經絡血液循環不順暢,這是可以透過物理復健而減緩疼痛,當然還是要由專業者診斷。至少,我得以在家人間呼喚信心,心安住了,才能把注意力放對,不至於慌亂或無力。

    多年來媽媽都苦惱(羞愧)於客廳太小,家具太佔空間,客人坐不下,只能分兩桌在客廳和廚房。今天決定主動,移開兩個大木椅,老媽在旁邊一直唸說沒地方可移放,我和爸爸不管她、繼續行動,結果真的塞進了房間,多好,客廳可多擺一張方桌,老媽看到成果也很開心。嘮叨了這麼多年,其實只需要一點主動和創意!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看見儒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