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以吻封存的夜之光
    仍微微
    在黎明的歌詞中蠕動 

    曾經吹拂的風
    此刻以陌生的眼神凝視我 

    髮稍燃燒著清鮮的空氣
    鼻息數算著一道道海面射起的光束 

    淚水與嘆息的痂
    剝離
    自逐漸解凍的眉心 

    走過而還沒走過的
    留下而還沒留下的
    已結晶成刀刃 

    將思緒削切
    成片
    成絲
    成一縷冉升的青煙 

    洋甘菊與水薑花交換彼此的姓氏
    詩句在欒樹的枝枒熟成
    鶇鳥進化為靈長類
    耳朵嗅著花香 

    我以另一個吻
    開啟
    雲頂垂降下來那一卷長長的邀請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今天的主題太政治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難得回家住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