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以蜂炮聞名的台南市鹽水武廟啟用關公文化館)

    跟嫂在廚房,找話題跟她聊,講到最近的時事,遠傳e-tag,怎麼也料不到,過去深綠不已的嫂,竟然跟我說「要放下」,我驚訝極了,試探的再跟她互動下去,才知她是因為信了她親戚深信的「關公」,「關公」說我們還會來出世當人就是因為還放不下,我說可是我如果生在西歐或北歐,我可能不會覺得當人不好…,嫂:「會出生在這裏是自己選的,因為我們掛礙這裏的人…人就是要來修這個〈放下〉…出生在先進國家,也還是一樣有生老病死…出生在這裏,就是考驗比較多…沒有什麼好不好…。」

    OMG…深綠台派受挫,躲到「與世隔絕」的宗教裏去了!但,好熟悉呀,立刻想到那位執意要唸佛以「到達彼岸(西方極樂世界)」的鄰居,倚靠這個「信」,將如同勉強我一再否定自己真實的感受(社會分明就是一直在崩壞),連帶否定我做人的道德勇氣與正義感,我只會更討厭那樣消極的自己…

    好在現在已從那樣的窠臼跳出,也因為薰習普世價值、關注公共議題,讀到了這一篇『儒禍──論四書成為高中必修』,更清楚了自己和這塊土地人民的身世──原來,我們就是這樣被洗腦洗出來的:

    儒學有「缺乏知識性」與「泛道德化」二大弊。因為缺乏建構社會科學理論的能力、對於群己關係始終無法發展出道德系統之外的安頓之道,所以儒家統治中國二千年,不變地將治亂興衰歸因於人的道德修養,這種史觀至今猶存。例如馬英九在檢討林益世的貪腐案時,將矛頭指向個人道德之不足,全然無視台灣政經制度中所建構的貪腐溫床

    當社會問題被視為道德的盈虧,理所當然的改善之道就是:加強品格教育,期許人人克己修身。這種泛道德化的統治方式,不只使制度之惡無從現形與改善,更嚴重的是:國民將被奴化於自我規訓的狀態、弱化對制度的批判力、期待人治、對政治冷漠。這是一種反現代化的奴性教育

    僅管還沒能力扭轉嫂的思維,但能夠認識自己的來時路,我竟已覺得「雙眼精亮、炯炯有神」!這是每個被蒙蔽許久的人看到真相的反應吧,因為知道了真相之後,該做的、可以做的,頓時清晰了起來。

    中國文化源遠流長,向來認為自己最優越,外族頂多是會點奇技淫巧的蠻夷;這種心態,自然不可能脫亞入歐,中國人若講到要以歐洲為文明史的楷模和基準,立刻想到的是數典忘祖與列強侵略,壓根兒不會想去理解歐洲文明的進程,中國人最想向歐洲文明學習的仍是科技,絕不是日本明治維新思想家福澤諭吉《勸學篇》(日文原名《學問のすゝめ》)講的平等跟自由。日本傳統文化不講獨立人格,從福澤諭吉開始,日本人才開始學習歐洲文明最珍貴的「獨立自尊」!

    時至今日,中國人還停留在張之洞那一套「保種必先保教,保教必先保國。國不威則教不循,國不盛則種不尊。」不肯向歐洲文明虛心學習!什麼是儒禍?簡單說,就是藐視主體性、輕視人格獨立。

    晚上,聽到電視新聞在報導募兵制推動的困難:「馬總統強調,一定會讓募兵制成功,未來將打造一支小而強、小而精、小而巧的防衛力量…」,聽了,心裏不免OS:「又在嚎洨唬爛了!」

    我跟旁邊的媽說:這個人,只當過爽兵,一路都是花用人民的納稅錢,如果你兒子從小都一切都是吃人民的,你會接受嗎?

    沒想到媽說:不知道ㄟ…那可能是他的福報ㄚ。

    喔喔喔……

    不過也不算太訝異啦,我知道有很多台灣人都是跟媽一樣自欺欺人的,因為我小時也是被灌輸這樣的觀念。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我的OS操作系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莫內眼底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