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康乃爾大學材料科學工程系榮譽教授斯蒂芬·L·薩斯(Stephen L. Sass)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評論:「不容異見,中國能夠創新嗎?

    文中寫道:隨著「中國的無人飛船最近成功登月、在可再生能源和高速鐵路領域的迅猛發展、日益增多的專利申請數量,以及在研發上進行的重大投入,這一切讓人感覺中國有望超過美國,成為領先全球的強國。」 

    然而,作為一位曾在中國教學的科學家,薩斯不相信中國會在科學和工程創新方面超過美國,成為淩駕於美國之上的科技強國,至少在中國目前壓制異見者的體制文化下,是不可能的。因為,他認為,過去數百年中,幾乎所有「典範轉移」的創新,都出現在政治和思想自由程度相對較高的國家。他提出三點原因:

    一,文化上:自由社會鼓勵人們心存懷疑,並提出具批判性的問題,而懷疑精神和批判性思考,是從事科學研究不可或缺的。薩斯的中國學生在課堂上,幾乎都不會提問。

    二,體制上:雖然政府對研發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但創新往往是由下而上自發性產生的。中國的科學研究,卻是靠一種由上而下的方式來啟動。

    三,政治上:自由社會,能夠吸引外國人才移入。(試問,過去這些年,有多少人移民到中國?又有多少中國人移民外國?)

    文末他幽默地說,作為一名科學家,他必須懷疑自己的結論,他所提出的假設「政治自由是科技創新的關鍵」,有可能是錯的。但目前來說,他還是更看好美國。

    今天看到Freedom House2014的報告,指出2013年中國當局對異見越來越不容忍,不但加緊了網路言論的管制,更逮捕了反貪腐運動人士。我想,我也投薩斯一票,因為,言論不自由,思想就不自由,行動更不可能自由。沒有思考力和行動力的人,如何能夠創新?

    光看台灣社會在威權統治下,形成的怯懦、逃避、苟且偷生,以及專制奴才雙重人格,這些毒素至今都還沒有排乾淨,甚至,威權經理人還在社會各層面全力大反攻,對中國來說,極權體制對人性的傷害,恐怕更巨大,除了人格的扭曲,國民的健康,更有花上數百年都無法收拾的環境破壞。一個連空汙水污都解決不了的國家,有可能對地球、對人類的整體生活,做出正面的貢獻嗎?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從小就內建的階級意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的OS操作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