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趁著陽光天,我和先生帶88歲的爸爸和85歲的媽媽出外用餐、散步。

    用餐時,我說,本來想帶爸媽去青年公園,但發覺車程很遠,只好作罷。

    爸說:青年公園?馬場町那裡!那裡是槍決的地方。

    從那裡,爸講起白色恐怖時的事。他說,我的二姨丈(前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被殺後,是他和二姨一起到殯儀館去領回遺體的。

    爸說,去到那裡,赫然發覺他的一個中學同學的遺體。

    爸說,還好他大學是去台南讀台南工學院(現今的成大),不然他一定是跟二姨丈、二舅(戴傳李)一起被關進監獄的。

    當時通訊沒這麼發達,就算爸爸一心嚮往二姨丈、二舅他們的運動,他也無法參加!

    我:真是還好!不然現在就沒有我了!

    爸說,如果那時二姨丈肯認罪、並且同意為國民黨做特務,就不會被處決了。

    這不就是「不自由,毋寧死」嗎?

    媽媽說,二姨丈被槍殺時,她和二姨已被放出來了。二姨被關了六個月,媽媽被關了三個月。我的表哥(二姨的小兒子,那時オ五個月大),也被帶進監獄關了三個月,直到媽媽被釋放出來時,把他帶了出來。

    媽媽說,還被關在監獄時,有個獄方人員喜歡她,時常藉故帶她外出逛逛!

    爸說,其實有可能是想從媽媽口中再套出更多人名!

    媽媽又說,當初有人說,二姨丈會被抓起來,聽說是因為二舅招供的。

    我問:那二姨後來會恨二舅嗎?

    先生說,不能怪二舅。國民黨逼供是很可怕的!

    爸說:對!而且國民黨都是用逼供的,一個逼出一個!

    問媽媽:為什麼你們以前都不曾跟我們提起白色恐怖的事?

    媽:這有什麼好講的?!

    本來想講:這有什麼不好講的?當然要講給我們聽,我們才知道國民黨的可惡!

    但不忍心責怪他們!

    他們也是台灣殖民地文化的受害者!

    還好當初有師一再引導我們去看歷史的真相!

    我們這一代不能再沉默了!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主體性的宣教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從小就內建的階級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