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負責的部門現在有一位荷蘭人、一位印度專家、一位印度學員,感覺時時刻刻都在見證歐亞之大不同。

    印度學員雖已在唸PhD,卻還是像個小孩子,隨時進來我的辦公室跟我說話,不敲門也不問一下我是不是在忙,似乎一點都不感覺到他可能打擾了人;而他需要我們幫忙的事,卻不先告知,竟是在下班時我們電腦都關機了或者明天要開始休假了才來說……,種種的行為真是讓人感覺這是個不懂事的小朋友。

    印度專家其實也很類似:總是「自由自在」的進出我辦公室、「自由自在」的開我的的櫃子拿東西、要請人幫忙處理什麼事是不會先詢問對方是否方便、且又常常都是下班了才來跟人談事情或請求協助,公私不分……

    荷蘭老闆要請我做事都非常客氣,他都會表示很不好意思要麻煩我(並非客套禮貌,是很真誠的),我幫了忙他也會表示感謝,事實上他很獨立也很精簡,需要我費心的並不多;印度專家就很不一樣,往往從她e-mail的語氣就能感受到她認為我幫她做事都是應該的,故而,荷蘭主管雖是老闆,卻總能讓我感受到被尊重,而印度專家並非我的主管,但就是很明顯的感受到她「上對下」的位階取向。

    感覺五十多歲的印度專家和二十多歲的印度學員其實是同樣的,也就是:他們不懂得「尊重」。感受到對方的不尊重,確是很不舒服,但回觀自己成長的環境,了解到這也不能怪他們,他們也是威權位階文化下的產物。

    也發現印度人台上個人的表現都相當出色(參加過幾次印度人的seminar),卻又很訝異於他們台下(跟人有交接往返時)的笨拙,常識明顯不足且令人不舒服。

    說起來,我應該是很容易將心比心了解印度人,因為台灣人跟印度人相似的地方實在不少!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接受度與照見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向生命深深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