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舊金山紀事報》報導了巨人隊投手,巴里齊托(Barry Zito)、
    名導演大衛·林奇(David Lynch)、和演員羅素布蘭德(Russell Brand)
    與舊金山學區Burton High School 700名學生一起練習靜坐

    舊金山紀事報》報導,舊金山灣區的幾間中學,自從採用了每天兩次、一次15分鐘的靜坐練習後,出席率、課堂氣氛、和學習表現,都有顯著的提升。

    Visitacion Valley中學 是第一間採用這個靜坐計畫的公立學校(2007年開始,迄今已實施第六年)。該校所在的社區裡,槍擊聲跟鳥叫聲一樣頻繁,上個月,就有九起槍擊事件,而且,大部分的學生都至少認識一位曾經被槍殺、或犯下槍殺案的人。因為凶殺案的頻繁,該校甚至需要雇用一位全職的「悲傷輔導員」(grief counselor)。85%的學生來自資源窘困的家庭,從小就不敢在街上玩,連周末也待在家,他們就像是社區中的囚徒。在這樣的氛圍下,學生很難專注學習,出席率低,休學率高,老師常常精疲力盡地請病假,辭職率也很高。這個靜坐計畫オ實施一年,中輟生就減少了45%。

    校方嘗試了各種方案,從心理諮商、課後輔導、到運動,都沒什麼起色。校長James Dierke決定從完全不同的角度切入,啟動這個他命名為「寧靜時光(Quiet Time program)」的減壓方案,運用的是簡單有效果的超覺靜坐(TM)技巧。今年67歲的導演大衛·林奇學習超覺靜坐已達40年,他也是此項方案的主要贊助者。

     

    影片中,一位受訪的女孩說,靜坐的時候,她感覺到更平靜,好像所有的煩惱都脫落了,她可以更有注意力。一位男孩說:「靜坐讓我感覺到,我內在深處的那個自己出現了,向我顯現祂自己。」

    校長解釋到靜坐的原理:「孩子們每天留點時間、完全放空,有助於清理大腦的前額葉,當他們的大腦更平靜了,他們自然能夠吸收更多。」一位老師說:「在中學任教,我們不只是老師,更是學生的諮商師、朋友、生命導師,所以,我們也有很大的壓力。靜坐對我幫助極大,讓我一整天都更專注、更有能量地面對這一切。」另一位老師說:「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少了幾分鐘上課的時間,然而,我們卻獲利更大,因為,學生們的身心,是準備好要學習的。」「不,這不是浪費時間,而是更有效率地使用時間。」

    靜坐,在台灣也算普遍,然而,一樣是靜坐,為什麼在台灣就有那麼多怪力亂神的聯想?甚至,被一些團體用來強化迷信呢?真是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延伸閱讀:

    Celebrities join S.F. schools' meditation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看見生命看見問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第一觸第一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