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太太買了一台豆漿機,準備以後自己做豆漿喝,她介紹了功能,也不忘提起這台機器的產地 --「大陸」。當聽她左一句「大陸」、右一句「大陸」而毫無所覺時,決意提醒她一下。

    問太太:包裝紙箱上「產地」寫的是哪裡?太太說「中國」。我說既然是「中國」,又何必說「大陸」?如要說「大陸」,至少也要說成「中國大陸」。每當談到類似話題,太太都會惱羞成怒,這回她說我是共產黨,專門搞鬥爭。

    問太太可知道馬政府規定公務員的公文寫作不能寫「中國」只能寫「大陸」?太太先是楞了一下,接著以「扁政府也是如此」規避掉了。結果是:規定寫「大陸」的合情合理,提醒說「中國」的就是無理取鬧

    笑問太太可知國民黨為何要說「大陸」?我發現談這類議題不能太嚴肅,至少要能笑著說話,太太見到我的笑容,心防也卸下一半。太太不再硬掰,而是改成搖搖頭,直接說不知道,所以我就開始自問自答。

    道理其實很簡單,如果說他們是「中國」,那就是承認中華民國已經滅亡,既然已經滅亡,國民黨的政權、中華民國的憲法,就沒有正當性了。這麼簡單的道理怎會不懂?台灣人被毒政黨、惡憲法縛了幾十年,至今只知人云亦云,早已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了。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是什麼定義了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無縛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