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沒有光害,才看得見滿天繁星。
    沒有音害,才聽得見地籟、人籟、天籟。」

    早上第二支香,趁著陽光還在,去曬曬太陽、讓皮膚接觸室外的空氣,陽光的溫熱,和天空的擁抱,讓全身上下的細胞都鬆開了,回到室內,坐上午最後一支香,漸入佳境,不再昏沉。橫膈肌找回了彈性,雖然還未進入韻律,但已經很受用了,橫膈肌的呼吸,就好像一台鬆土機,把身體的大地給鬆開。

    突然想起師說的:「坐著昏沉,也比躺著昏沉好,因為只要是坐著,一定會沉澱。」早上雖然多昏沉,但累積到這支香,身體真的有沉澱下來的感覺。前兩天的雙眼酸澀,頭痛,腰痠(跟月經有關),都舒緩了。

    地大鬆開以後,受傷或過勞的身體部位,如右肩胛,右手臂,右髖關節,開始出現明顯的覺受:呼吸帶來振動的效果,把沾黏的、乾硬的、發炎的組織,給鬆動、掰開,伴隨而來的,有麻(失去知覺)、刺(如針灸)、痠(骨頭好像要化開)、澀(有摩擦的熱)等不同感覺,每個地方,都在進行自己的大調整,我所要做的,只是靜靜地觀察、接納,並適時地調整姿勢、重心、拉長脊柱。

    「將粗糙的身心最快沉澱下來的呼吸法,就是換鼻呼吸。」

    「管好當下這一口氣,心就會亮起來!」

    「禪修的中心線,就是身體,只要身體有(信息反射的)感覺,就是有中心線了。」

    突然體會到,以往,會把「中心線」當成一個我們要尋找的「東西」,此刻理解到,原來,中心線是有機的壓力靈敏度,一種「屈伸協調與信息整合中樞」。中心線,就是「捨念清淨」,主要的關鍵就是有平等心、有正知正念的「捨」與「念」!

    師開示:

    中心線,是靈活開關、動靜樞紐,三際一時(超越時間的當下)。

    體的中心線,根據地心引力──姿勢、動作、出入息念。
    的中心線,就是回到捨受。
    的中心線,就是流動──慈悲喜捨。
    的中心線,就是三味定慧雙足──「修無我,入空三昧」,「修無常,入無相三昧」,「修苦,入無願三昧」。

    禪修中,主要是在鍛鍊身和受的中心線,到很熟練,很渾厚。念住於身,平等心對待受,鍛鍊捨念,才能照顧好當下。照顧好當下,整個人就會有神,神,就是安穩和活力的源頭。

    有神,就會流動,面對過去,慈悲,面對未來,喜捨,是人性的自然。還原到自然,就會看見無常、無我、苦,入空(寂然流動),入無相(自然無執取),入無願(不與煩惱相應)三昧,在自由中體現愛(to manifest love in freedom)。

    其實身受心法的中心線,本來都是自然的,但因為悖離了自然,才需要警醒注意、還原。

    收:警醒注意   放:順勢自然的發展
    尋:警醒注意   伺:順勢自然的發展

    最後一支香開示:「所有的問題,只要用全身聽,就是禪修的問題,即使是所謂禪修的問題,如果沒有用全身聽,就不是禪修的問題。」在三昧智學院的問答時間,就是跟導師院長映心,打坐時,若腦海中浮現法語,也是來「印心」的,不是來「分析」的。

    我們要鍛鍊自己的見解,又深、又廣、又有高度,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斷去跟親教師映心,不論想說麼、說什麼、做什麼,都與師印心,才能更懂生命的意義,更理解自己存在的價值。沒有未來,只有當下,從現在起,我最想做什麼?我能夠做什麼?提供管理好當下的方法、連結每個人生命的嚮往,是三昧智學院要帶給世間的禮物。

    師引領我們練習從鼻頭到巨闕穴的(細)長呼吸,找到了巨闕穴,按壓下去,好痠疼,師說:「現代人生活緊張,吃飯太快,造成橫膈肌痙攣,橫膈肌痙攣,容易打嗝。」不必探究打嗝的原因,只需練習透過呼吸放鬆,減少打嗝。

    吸氣,又細又長的吸,從鼻頭到巨闕穴,注意力不在巨闕穴;
    呼氣,又細又長的呼,感覺呼氣按摩巨闕穴,呼氣有多長,就按摩多久。

    突然想起從小練習芭蕾,不管呼或吸氣,總是被要求把腹部收得扁扁的、肋骨抬得高高的,所以,從小容易胃痛緊張,不是沒有道理的,我的橫膈肌,大概早就痙攣過頭了!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照顧好當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聖誕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