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用餐時,跟一勤坐在一起,她主動談起因為過去的工作環境讓她呼吸不順,打呼很大聲,「我的身體就是這樣,我在日記裡有說…」,可以感覺到她有些在意。

    「你的聲音就是我的聲音,我聽著聽著,感覺聲音裡面有無限的空間,不知不覺就入睡了。」

    「我也是會打呼,因為我右鼻不通,所以我不能右側臥,只能平躺,平躺又很容易打呼」,我說著自己的經驗,「左鼻通,右鼻不通,所以我在靜坐時很容易歪斜,身體向右傾,因為我靠左鼻呼吸,…。」

    一勤分享自己的狀況,「我跟你是一樣的」,請她寬心,不用在意,她最後說一句,「對啊!我的身體就是這樣。」

    這樣的對話,只是跟她同一國,還沒有跟她談「心」,傍晚藥石時,我主動找她再次對話。

    「會在意打呼嗎?」

    「我會擔心吵到別人…從溪峰禪開始,同修就有跟我說,其實,說的同修自己也會打呼,只是她不知道…」,聽起來,她會因為打呼甚至不「想」參加禪修。

    聽著她敘述跟同修間的話語,感覺還在外圍繞,我問著「如何在境界裡用上師教的法?」

    她蠻開心的回著,「這句話說得好」,「沒有水,看不到月亮,沒有境界,照不到心」,「同修是我的鏡子」,聽著她的觸境練習,我蠻開心的也接著「你也是同修的鏡子。」

    她常說「怕聲音吵到同修」,我建議著「有沒有不同的說法?可不可以聽到聲音裡面的空?」

    「以前我都會連結過去的記憶,當別人看我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她以前講的話,覺得她就是這樣看我,現在我不會跟過去連結了…。」

    我再問著「您會自卑嗎?」

    「以前會啊!現在我在公園會教人家先做甩手伸展運動,然後再教加上經行,這樣接就很順,他們都要叫我老師,我說不用,我們一起學習,一起進步…。」

    她反問,「你會自卑嗎?」

    「以前會啊!自卑是人我比較,不會因為學歷、讀多少書就沒有,只要有人我比較,就會有自卑。」

    「我常會想你們可以走在前面,我也一定可以。」

    我用不流利的台語,很誠懇的跟她說,「沒有人走在前面,是我們一起走。」7:00~9:30PM 靜坐

    跟著師的引領,感覺一呼一吸,可以感覺到昏沈雜念的引力,但是,還是緊緊的跟著,呼吸很緊,幾乎是感覺不到氣息的出入,還是綿密的注意,感覺心更寂靜,尤其是呼氣,有種跟呼氣平順貼近的感覺,全心全意的感覺呼氣,感覺呼氣的韻律變緩,身軀的緊隨著呼氣放鬆,再注意吸氣的完全。

    坐墊太低了、腿痛了、背痛了,還是綿密的呼吸,珍惜每口呼吸,珍惜每一個痛,一個不經意,呼吸打開了,完整的吸完整的呼,在痛中。

    下座後,痛感完全消失,身軀變得好輕鬆。


    人籟萬千 / 禪修及活動紀錄

       

上一篇:東西方的「自由」會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照顧好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