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東西方對「自由」的理解,有根本上的不同:東方的自由,是「不被物慾所牽絆」,強調個人的內在狀態,然而,一旦跟別人進入關係,自由就不允許存在,唯一可以例外的是,你落髮出家,但「出家」代表的是「六親不認」。

    西方的自由,則是「對抗一切的強制」,強調在關係中實踐自由,在西方文化中,自由有至高的位階,其立論基礎,正來自神學「天賦人權」對君權的挑戰。

    這讓我更明白,為什麼「以西方文化為體,東方文化來校正」,比較有可能趨近完全的自由,因為,人本來就是活在關係之中,西方文明為人類提供了一種「在關係中保障個體完整性」的典範。如果「以東方文化為體」,自由即便到達最高境界,也只是自我感覺良好,或者,監獄裡「關得住身關不住心」的偽自由。

    亞洲人都太晚叛逆了,所謂叛逆,是去「追求自己的興趣,忠於你要發展的地方。」

    對於在台灣長大的大部份人來說,我們連考大學填志願,家長都會說:「你怎麼可以那麼自私,想唸什麼就唸什麼,不為這個家著想?」從高中選組,大學選系,出社會選工作,到擇偶…,我們這一生的選擇,都受限於別人的需求、別人的期待,所以,我們不清楚「自我」的界限在哪裡,當然,也就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界線,人際關係中,因此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侵犯、強迫,而不自知。

    家庭,是強制力的最大來源之一,家庭的維繫,表面上是「血濃於水」、「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但實際上是靠框己框人的孝道觀念,家父長威權,和金錢來維持的。所以,「你的決定很自私」,其實可以翻譯成「你沒有考慮到家裡的收入」、「你讓我丟人現眼」、「你不聽我的」。

    可以想像家人之間是以「自由」、而不是以「親情」為共同的價值嗎?

    有人問:自由,一定會導向愛嗎?

    師回答:不一定,但,這是上帝的豪賭。

    上帝給人完全的自由,因為相信,在自然健康的狀態下,每個人都會愛。愛,是施與受的流動,是自發、開心的分享、幫助與支持。愛的給予和接納,本來是很自然的,但是,當我們以愛之名來強制、勒贖彼此時,愛就不流動了、扭曲了。

    那究竟什麼讓我們不自由?師說:貪、嗔、癡都會綁人的。貪、嗔、癡的源頭是無明(無知,不認得真正的自己)。

    以五禪支來說,「自由」,就是全方位的尋。只要注意力全方位打開,我們就會找到中心線,這個中心線,就是神,就是主,就是安穩和活力的來源。但只有在自由的狀態下,我們才能尋,如果不自由,我們只是「被給答案」而已。

    「上帝給人最大的禮物是自由」,這雖然是一種標準答案,但這個答案是開放的,讓每一個人去體會!如果說「上帝愛我們,所以我們要服從誡命」,這個答案就是閉鎖的,沒有給人尋找、體驗的機會。(多練習跟基督徒、跟佛教徒對話,不能讓他們壟斷經典的解釋,辜負前人的努力。)

    沒有自由的愛,是奴隸式的愛;沒有自由的平安,是牢籠裡假象的平安。

    真正有信心的人,不管別人說什麼,都只是當成資訊,不會亂的。因為沒有信心,靜不下來,看不到路,所以,只敢走別人給的路。中國政府控制網路,只允許一種聲音,就是因為極度地缺乏信心,靜不下來,無法處理多元的資訊。當接收了各種訊息,心還能夠安靜下來,才是真正的平靜。

    突然重新理解法座後的精神標語:「找到心,找到信心。為有源頭,活水來。」

    找到心,就是在完全自由(零抗拒全方位尋伺)的狀態下,心安靜下來了;因為安靜,所以,找到了信心。為什麼做得到?因為,在完全的自由裡,認得了自己的最真。做最真的自己,會很有生命力,知道自己最想做什麼、能做什麼,能量源源不絕地湧現。

    「為有源頭活水來」,這句話雖頗能表達西方教育的意境:尊重個體的獨特性,並從獨特性中,開發每個人生命的活力。但朱熹這首詩原本只在贊美心靈中感知的澄明、暢快與活潑,如水塘映照出來的雲影,因有像活水一樣源源不斷地注入,水塘才有這等澄明啊!但什麼是活水呢?朱熹的活水恐怕有太多聖賢們的先入為主。「找到心,找到信心」,仍限於東方教育比較擅長的,內省、沉澱的功夫,未必有西方教育重視的主體性。

    先求真,真會帶來動力,驅動我們不斷探索真正的心、真正的信心。如果失真,我們的尋伺,不可能全方位,我們的信心,很容易動搖。

    Mia分享:先生Scott的妹妹有閱讀障礙,所以,一直以來,老師都她比較簡單、適合她程度的算術及寫作練習。為了讓她在學科之外,有其他可以發展興趣、建立信心的管道,也從小就讓她接觸音樂。她果然在其中找到了樂趣與信心,發展出健康的自我認同。感覺,這樣的教育,才是真正落實因材施教、有教無類。

    在台灣的社會中,即便是藝術教育、品格教育,也被功利主義給嚴重扭曲:學鋼琴、參加獨奏比賽,是為了加分,當志工,是為了服務學習時數…。我們的教育,從來就不是為了探索自我、開發潛能、活出淋漓盡致的生命,而是為了製造服從乖順、方便權貴配置資源的下一代。至於我們常常掛在嘴邊的「因材施教、有教無類」呢?從來沒有落實過,士大夫的科舉心態,製造單一標準,大家擠破頭讓自己的孩子進明星學校,卻從來沒想過:為什麼不讓每個學校都是明星學校?

    正因為「支配資源配置」的公權力被扭曲了、被少數人壟斷了,我們的行為舉止才會變得那麼扭曲,如果每間學校、每個鄉鎮,都有和明星學校一樣好的師資和資源,父母還需要這麼瘋狂地砸錢、甚至作假嗎?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與神同在同息叫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婆婆讚嘆著定課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