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參加Café Philo哲學星期五,與 AI Taiwan(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合作,播映緬甸紀錄片《我所住的監獄》(This prison where I live ),該片是透過緬甸知名喜劇演員Zarganar的介紹,帶大家瞭解緬甸軍政府的高壓統治,軍警、便衣無所不在,人人自危,沒有言論和表演自由。 Zarganar原是牙醫,他希望觀眾是自動開懷大笑,所以選擇當喜劇演員,他希望能當大家的傳聲筒(擴音器),說出每個人心中的話,「幽默是荒謬的最佳解藥」,面對苦悶壓迫的政治,Zarganar選擇最自然有效的方式來對抗,他說「每個敵人都必須是朋友,因為只有朋友才能被說服,我不主張暴力」。 這部紀錄片發行於2010年11月,由德國喜劇演員資助並親自到緬甸尋訪拍攝,片中流露出深刻的敬佩和同理。紀錄片發行時,Zarganar真的待在監獄之中。他在2008 年時,因公開批評緬甸政府對納吉斯風災的救援不力,親自救援卻被捕入獄,並被特別法院判處59年的有期徒刑,他入獄時還開玩笑說連刑期他都得不到優等(59分不及格)。 在之前所關過的五年刑期中(一人牢房),他告訴自己我不想死在這裡,我要健康快樂的走出去,他們可以禁錮我的軀體不能禁錮我的靈魂,所以他聽外面每一首音樂並記下音符,出獄後大家都很訝異,他竟然可以唱出那幾年流行的音樂。他是多才多藝又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的政治笑話流傳廣遠又深入人心,對緬甸的民主化造成很大的影響。 在Zarganar被捕入獄後,國際上開始進行一連串對他(還有其他良心犯)的救援行動,AI台灣分會也參與其中,最終在去年(2011)的一次大赦裡,Zarganar獲得釋放。 1948年1月4日,緬甸正式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而邁向獨立。在擁有豐沛的天然資源與位處要津的地理環境下,緬甸原可成為東南亞最富強的國家之一,然則這一切在1962年的軍事政變後全然變了模樣。奪得權力後的軍政府,以「社會主義」之名,實行一黨專政的威權統治,嚴重限縮緬甸在國際上的發展,也使得緬甸人民自此生活在極為困乏的環境之中。 即將參與選舉的翁山蘇姬,去年接受AI訪問時提到:人權是一個國家的文明指標,關心世界各地的人權需要大家一起伸出援手,他非常感謝AI和世界各地友人對緬甸的協助。 聽完非常感動,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團結起來,一定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我們永遠要跟正義、人權站在一起。 現場有人問AI為何沒有營救阿扁總統,與談的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祕書長楊宗澧反問:台灣人為何自己沒有行動?當下真的被問住了,這就是「主體性」、「主動性」不夠,事情永遠是自己先做,而不是等待、要求別人去做。 為避免以政治動機為出發點的救援行為,AI的原則是會員不可涉入本國案件,外界人士多半不知有這項原則。也就是說,楊宗澧不得涉入扁案。 今天學到幽默和主動是對抗荒謬和殘忍的最好方法,也感受到全世界愛好和平、尊重人權的友人比比皆是,而且都很可愛,呼籲大家一定要站對邊,因為人心是向著真善美的。 如同師的開示:保障人權就是完完全全給每一個人空間,讓人性發展它的最真、最善、最美。相信,人只有在至善的時候,才會自在;相信,天地間存在一股至純至性的力量。正因為這些都無法證實,所以,叫做信仰。一個國家的「強」或「弱」是看人權的:一個國家重視人權,人家就尊敬你;如果自己都不懂尊重自己了,人家更不可能尊重你。國際規則就是:你懂人權,你懂法律,你會談判,人家就會把你看成對手尊敬。你什麼都不懂,反正你都欺負自己國家的人了,我欺負你又何妨! 台灣人加油,我們不但要救自己的人權,更要救世界各地的人權,還有很多愛好自由的人權鬥士等著我們參與營救。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華人最大的痛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權力犯戒是社會災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