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溼溼冷冷的週末假日,聖脈中心擠滿了關心生命品質的一群人,整個身心內外都暖和起來了。

    開始的小組討論,先問大家如果不考慮金錢和語言,世界上任何國家讓你選,你會選擇移民去哪裡?為什麼?(想知道大家心中的嚮往)有人說日本因為乾淨、有人說芬蘭因為教育自由多元、有人說美國因為創意十足、法國、瑞士、加拿大…紛紛出爐,沒有人要移民中國(民意顯而易見),育森答得最妙:想移民未來的台灣國,希望那裡是重人權、沒有升學壓力、沒有階級差別、沒有貴賤的大小眼、人跟人都能互相尊重。這不是最基本的人的尊嚴嗎?怎麼在台灣變得這麼難。

    師笑說我們好像在促銷移民,事實上移民是辛苦和不得已的選擇,你要面對人生地不熟,離開親人和故鄉,絕對不輕鬆,每個國家都有要解決的問題,當然不民主的國家問題更多、困難更大。

    師直接切入主題「照見自由」,自由在漢語中的傳統語義是「不為外物拘牽」,對中國人而言「自由」限於「獨處的自在發生在有關係」之前,因為「自由」只被允許發生在制度的規定之外,不涉及人倫秩序。一旦發生關係,就不可以「隨心所欲,自己做主」。對制度來說,「自由」是個人好惡、不識大體,與制度和規矩有對立而不可化解的關係,只可存在於莊子《逍遙遊》講的「無何有之鄉」,一旦回到現實,「自由」就是自私放肆、非我族類的危害性力量。

    在西方,「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For my love I will sacrifice life, for liberty I will sacrifice my love.)」,這樣具有最高位階的「自由」,來到「自由」備受貶損的國度,「自由」就變成了外來語!當初嚴復翻譯John Stuart Mill 的On Liberty《論自由》時,只好翻成《群己權界論》,這本被譽為是「肯定人類個體的個性不可泯滅的最有價值,意義最重大,影響最深遠的宣言」,奠定了西方自由主義的道德基礎。

    什麼是西方人推祟的自由?西方人的自由與「權力」或道德約束」的強制性永遠對立,因為一切制約都是對自由的剝奪,都在為奴役別人編織藉口。

    上帝、公權力或街談巷議都不可以妨礙個人自由,自由是每個人有權利做最真的自己。上帝給人最大的禮物是自由,自由是做最真的自己,你有選擇信不信的自由,有了自由還願意相信才是真的信仰。

    自由的價值高於愛,愛不能成為妨礙自由的藉口,就像信仰不可違悖自由。你很自由,然後才愛,這是真正的愛,玉石俱焚不是愛,恐怖平衡不是愛。很自由很勇敢才能愛,不自由就是奴隸。你很自由,然後才有信仰,這才是真正的信仰。不自由的人不但不能訂契約,也不能有真正的信仰。

    蘇格拉底說:了解你自己。師補充說要了解自己(照見自己)需要身心無雜訊無雜念,很安靜、很乾淨、很清明,你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需要,也才會看到別人真正的需要。

    我們可以在獨處和與人相處時都感覺自由嗎?不依賴、不害怕,做最真的自己,有了最真,再談最好與最美,否則很容易會為了好而放棄真,很多關係流於犧牲奉獻,以為透過服務別人才可以得到愛,這是有條件交換式的奴隸的愛。

    你是為了吃飯去工作的話,這不是自由,為愛而工作還不夠,還是有束縛,成為愛的奴隸,最好是為了自由而工作。

    自由的愛才是值得歌頌,沒有自由不可能有真正的愛,自由的愛,尊重成全每個人做最真最好最美的自己,在一起一定是一加一大於二,世界變大變亮,如果不是這樣,又何必當初?如果不能加分,可以選擇離開,不准離開就是把人看成可以控制的奴隸,這樣的原則適用於所有的關係,一個國家如果國民都想逃離,這個國家一定有問題,害怕、恐慌就是不自由。

    心安靜下來,你才能在關係中看見自由,每個關係都要有安靜的空間,才能知道如何進退,沒有滋養的關係拖太久變成創傷,傷害可能更大更長久,不能坐視不管,消極退縮。

    西方從小在生活中就自然實踐:自我沒有自由就活不下去,自由就像空氣一樣的重要。師的女兒五歲就會說「我是你的女兒,但我不是你的」,多大的文化震撼啊!到今日我們還在說「你是我的孩子,所以你要聽我的,不然我幹嘛養你」,一個不尊重每個人的獨特性,長不出「自由」的民族是不具競爭力的,所謂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必然是空中樓閣、癡人說夢,如果想用武力征服,那就是玉石俱焚的野蠻行為而已,終究得不到尊重。

    尋覓真正的自己,實踐個人的自由時,我們會看到自己的魂(soul),不斷確認我的價值結構、自我的認同(identity)、我的主體性、獨特性,這會有相當的不穩定性,還要回來對準天地,用靈(spirit、希臘文pneuma)校正,靈是最終的關懷,至高無上的神的連結,就是清淨光明的佛性、最美麗的本心。林書豪為神投籃好美的意象。

    魂對準靈,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涅槃寂靜、解脫自在),涅槃是完全的自由,很少佛教徒會這樣看。很多人害怕自由,以為會亂掉,這是對自己對別人對佛性缺乏信心,很多基督徒不知道上帝的形像是自由,也會表現出很多的擔心和害怕,反對同性戀就是明證。很多人在與佛教徒、基督徒的交往過程中對佛教、基督教失去了信心,佛教徒、基督徒不覺慚愧嗎?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但還是尊重別人的選擇,這就是民主的自由與尊重。

    有民主、有自由,每個人可以做最真的自己,社會一定生氣蓬勃,有尊重差異,互相成全,關係裡一定可以得到自由,這不是夢想,這是可以鍛鍊成熟的。首先,每個人都承擔起該有的責任,有清楚的界線,從小學到信任與尊重,18歲就應該離開家到外面獨立,有此認知,每個人心裡有數,會早早打算,要學習猶太人的重視家庭教育,他們會照顧子女但不會互相依賴,猶太人在美國只佔3%人口,卻影響美國1/2的學術、經濟、金融…,非常認真非常優秀。

    父母要很冷靜(Be cool)才知道如何做好(Be good),先照顧好自己的身心內外,增加信心,才能幫助別人有信心,在關係裡照見自己的不足,在關係裡實踐真正的自由,從而不斷開展心量,格局變大,愛的張力越來越大,靈在魂裡不斷起催化作用,最後真的實踐我就是愛(I am love)。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為何徵兵為何募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自由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