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寇謐將的文章The perpetrator as victim,連結到一部新的紀錄片God Loves Uganda(上帝愛烏干達官網),該片探討美國福音運動在烏干達所扮演的角色:一方面,美國傳教士在當地建立了學校和醫院,另一方面,他們也推銷了危險的宗教盲從。

    導演Roger Ross Williams試圖以此片揭露:此一改變烏干達文化、移植美國基督教右派價值的傳教運動,實為非洲大陸殖民歷史的延續,如同2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目的是要以美國最極端基本教義派的形象,重新塑造一整個大陸的人們。這讓我想到在台灣,公開反對婚姻平權的教會,聲稱是捍衛傳統價值,然而,實際上,他們捍衛的卻是美國右派基督徒中產階級的價值,這不也是一種文化殖民嗎?多數聖經人物從未遵守一夫一妻制,更別說「上帝選民」以色列人的先祖還經常發生亂倫!聖經作者的年代,一夫多妻是完全道德的,猶太人一直到九世紀前普遍存在一夫多妻制,「傳統」台灣社會,也從來都不是一夫一妻啊!

    透過寫實紀錄、訪談、隠藏式攝影鏡頭,本片帶領觀眾深入美國及烏干達福音運動的內裡,片中人物包括「召喚The Call」(一個聚集成千上萬信徒、一起祈禱反對性罪惡的公開活動)的發起人Lou Engle,以及在傳道時帶領信徒反同、也是烏干達當今最有影響力的牧師。當然,也包括了因為對同性戀表示接納,而被去除神職、隔離、甚至被吐口水的牧師Christopher Senyonjo,並記錄了他對於和平與療癒不遺餘力的推廣。

    片中,有一段令人心碎的珍貴訪談,受訪者、也是同志運動者David Kato,在訪談不久之後,即遭謀殺。

    由於美國和烏干達的福音派領袖、政治人物、傳教士聯手進行終結「性罪惡」的大業,讓許多烏干達人改信了基本教義派的基督教,烏干達國會,因此在廣泛的支持下,通過了可將同性戀者判處死刑的法案,社會上反同、仇恨情緒瀰漫,更使得壓力節節升高。

    不論是烏干達牧師,美國福音運動領袖,或是把烏干達視為可贏回上百萬靈魂的全新戰場的那些神學步兵,在這些人身上,似乎都可以看見兩股相互衝突的主旋律:信仰還是貪婪?宗教狂喜亦或自我中心?

    抨擊同性戀的基督徒,喜歡用索多瑪(Sodom)與蛾摩拉(Gomorrah)的例子,說這兩個城市因為極大的淫亂和同性戀,而遭天火所滅。基督徒把索多瑪人(Sodomites) 誤解為肛交(sodomity) 。

    索多瑪淫亂,用字是”yadha” ,聖經使用”yadha” 這個字943次,只有10次與sex有關,且是指異性間。索多瑪的故事講的是索多瑪城的住民,不分男女,喜歡性侵犯外地人以示「優越」,在此準確的翻法是「性暴力」與「霸凌外地人」。換句話說,索多瑪蛾摩拉這兩個城市,是因為「性暴力」,不是因為同性戀,而被天火所滅。

    《以西結書》十六章48~50節明示了索多瑪滅亡的原因:「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妹妹索多瑪與他的眾女尚未行你和你眾女所行的事。看哪,你妹妹索多瑪的罪孽是這樣:他和他的眾女都心驕氣傲,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他們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見便將他們除掉。」

    「心驕氣傲,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他們狂傲」,才是被天火所滅的因。這裡完全沒有提到同性戀或同性性行為。為什麼基督徒對聖經裡的明文解釋,視而不見?

    避免「信教信到變成妄自尊大」,才是基督徒要戒慎恐懼的。

    延伸閱讀:同志神學物語(曾恕敏牧師)


    兩性關係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飛特族、窮忙族的階級剝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人治(黨紀)的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