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線上收聽酥餅訪問人稱PUMA(撲馬)老師的沈伯洋律師,題目是「由郭瑤琪案談司法、自由心證、與國家權力」。 

    最近,郭瑤琪的案子常被拿來跟林益世案比較,同樣被控收賄,前者沒有直接證據,後者證據充分,而且,後者貪汙的金額是前者的一百倍以上,結果,郭瑤琪判有罪、8年徒刑,林益世案無罪。社會輿論譁然,感嘆:「黨證無敵!」

    然而,聽了沈律師的講解,才更清楚此案件背後體制性的不公不義。

    在任何一個收賄案中,判「有罪」的要件是:

    一、有收錢

    二、有對價關係(A收錢,承諾會幫B辦好某件事情)

    三、所承諾的事情,跟收賄人的職務有關係

    在郭案的一、二審,法官認定她有收錢,唯一的證據是人證,法官解釋說:「既然人證跟郭瑤琪無冤無仇,當然不會陷害她,所以,人證說有給就有給。」於是,要件一勉強成立。然而,沒有任何方法證明對價關係的存在,要件二不成立,於是,判無罪。

    但是,到了最高法院,被駁回重審,高等法院法官最後以「因為廠商陳情沒有按照正當程序走」為由,判有罪。沈律師說:這樣的判決,邏輯不通,連大二、大三的法律系學生都不如。

    比對一下林益世案,要件一和二都是確定、有證據的,只是,法官認為要件三不成立,於是判無罪。如果按照一樣的法律見解,郭瑤琪應該判無罪,陳水扁的龍潭案應該也判無罪才對。林益世案,如果套用了扁案「實質影響說」的法律見解,應該判無期徒刑!

    所以,這是法官的自由心證,出了問題?是台灣司法辦綠不辦藍?

    沈律師解釋:其實,現在台灣法官的素質已經大大提升了,尤其是地方法院、負責一審的法官,越年輕的素質越好,因為所受的教育比較有人權觀念。裁判品質最差的是最高法院,充滿戒嚴時代養成的、毫無人權觀念的法官。

    不過,問題的源頭,在於檢察體系,檢察官可以決定起不起訴。很明顯地,綠營政治人物被起訴的比率遠遠超過藍營。比如說,桃園縣長財產不明已經兩年了,沒有檢察官要辦;或者,五揚高速公路工程品質惡劣,也沒有檢察官要辦,連媒體都不敢披露工程單位的名字。

    再者,就算藍營政治人物因輿論壓力被起訴了,檢察官只要把起訴書亂寫,法官也沒轍,比如說林益世的案子,檢察官起訴書避重就輕的寫法,讓定罪變得很困難。加上檢察一體的原則,檢察總長可以指導案件偵查,所以,統治者只要掌握了法務部長和檢察總長,就可以橫著走了

    聽到這裡,酥餅感嘆說:活在台灣很恐怖耶,只要你得罪了掌握檢察體系的人,你就會被整得很慘!沒錯,這就是台灣。但最奇怪的是,除非自己遭遇到司法不公,否則,台灣人還是寧可相信「官方說法」。

    明明掌握檢察體系、行政體系、國會又過半的,就是國民黨,大家還是寧可用「藍綠都一樣」來自我催眠。

    如果藍綠都一樣,為什麼法官可以引用宋代公使錢來判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卻讓陳水扁坐牢?如果藍綠都一樣,為什麼在洪仲丘案促使軍審法修法後,藍營立委還可以申請大法官釋憲,說修法不合憲而駁回?台灣人嚴重缺乏法治觀念,連檢察官和法官,都傻傻分不清。

    講到法治教育,酥餅說美國的司法記者,會在報紙上把複雜的法律問題簡化摘要,讓一般民眾理解,而黃金時段的連續劇,如Law and Order,也會把法律案件搬上螢幕,這不但是極佳的法治教育,更會帶給法院一定程度的警惕。台灣呢?司法記者沒有法律素養,看事情的角度跟一般民眾沒有兩樣。而媒體為了收視率,追逐聳動新聞、製造戲劇張力,少有客觀、深入、持續的追蹤報導,至於連續劇呢?包青天、甄環傳,都是最好的人治教材!

    酥餅問沈律師,如果要把力氣花在刀口上,司法改革的火力應該集中在哪裡?沈律師回答說,要分成法院和檢察兩個體系來說。

    檢察體系的部分,目前,辦案檢察官和上庭攻防的公訴檢察官,不是同一人,公訴檢察官形同傀儡、一問三不知,於是,法官必須親力親為、自己辦案,造成法官業務量過大、裁判品質低落。所以,讓辦案以及上庭攻防的檢察官是同一人,會有助讓審檢分家回歸正常,提升裁判品質

    酥餅問,但這並不能改變政治力介入的問題啊?沈律師回答,沒錯,其實,即使在美國,也無法避免政治力介入,台灣的問題就在於,兩黨政治資源差距太大了!一個可能的制衡方式,是民選檢察官,然而,就算檢察官民選,在台灣目前的體制下,掌握所有行政資源、國會過半的國民黨,還是有資源可以輕易操弄司法

    所以,這不就回到更根源的問題了嗎?如果國民黨不永遠下台,什麼司法改革都是徒勞無功。

    至於法院的部分,他認為應該改掉最高法院法官遴選的方式,目前,最高法院的法官是內定的,司法院提名只是形式而已,造成法官為了升遷,都要揣摩上意,而無法獨立審判;有風骨的法官,則永遠升不上去

    他建議,可以讓所有的法官、以票票等值的方式來投票遴選,因為,目前地方法院的法官素質較好、人數較多,有機會選出好的人選

    重要的是,必須要有外在的監督制衡,本來憲法法庭與大法官必須負起監督和評議的工作,而法官也要勇於挑戰大法官的解釋,比如說,遇到違反人權的集會遊行法的案件,法官可以停止審判,申請釋憲

    然而,實務上,大法官會議幾乎都在逃避責任,台灣的最高法院也等於不存在!不論是大法官會議,或是最高法院,本來都有責任確保法律見解一致,不幸的是,在台灣,我們有陳水扁一人適用的「實質影響說」,以及林益世和其他大部分藍營政治人物適用的「法定職權說」。所以,司法系統,說穿了,也只是國民黨的後宮。

    到底是什麼樣的文化,讓台灣人去脈絡、去政治、去統獨、去藍綠,到一種走火入魔的地步?台灣的不公不義很明顯,但是,大家都寧可視而不見。

    25萬人上凱道,爭取軍審法修法,然而,鋒頭才剛過,就被申請釋憲駁回。事實上,軍中人權的問題,不是今天才有的單一個案,比洪仲丘更嚴重的人權侵犯,早就存在了,到處都是,然而,整個社會把范佐憲等人妖魔化以後,有了怪罪的對象,就以為解決了問題?

    這樣的公民運動,就像郭力昕說的紀錄片《看見台灣》,「把環境惡化的原凶,也就是政府、資本家,從現實中抽離出來:台灣環境的惡化,不是資本主義的唯利是圖所造成,也不是官員政府怠惰,而是人心淪喪。」就像胡慕情說的齊柏林幫政府卸責,讓政府遁逃──反正環境問題該負責的人是你們每一個人,而非握有國土規劃生殺大權、發展策略實際權力的政府部門。不僅如此,還能讓各官僚扮演想要解決問題的明君

    結果呢?這樣的公民運動,帶領人們逃避面對真正的問題:我們的國家是誰在掌控?資源是誰在分配?為什麼我們可以容忍一個政權把納稅人的錢、用來討好特定族群、用政策買票綁樁?為什麼我們可以容忍一個政權以國家之名,枉法徇私、作惡多端?

    延伸閱讀:林益世事件:白話說明版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當從上到下從大到小都在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飛特族、窮忙族的階級剝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