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參加<國際人權公約與內國法的匯流及在台灣法庭的適用~他山之石,從歐洲觀點談起>。1971年退出聯合國的台灣,與國際人權體系已經脫離了數十年,一直到2009年,才終於批准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兩公約),並通過兩公約施行法,顯示了台灣要與國際接軌的強烈意圖,然而,要將兩公約真正落實在台灣法庭,卻是一個漫長而艱鉅的任務。
    今天這個場次就是專門為律師和NGO工作者舉辦的,在出門前往律師公會的路上,接到友人臉書轉寄,市政府動用警力,把王家拆了,內心震盪不已!北市府顧問施正峰公開請辭以表抗議:「這種情況,只有在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和現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才有可能發生啊。我們已經民主化20年了!」
    驚魂甫定,我選了個後面的位置坐下,貴賓正好開始致詞,第一位致詞的貴賓是法國在台協會主任歐陽勵文(Olivier Richard),他說:「歐洲各國雖然於1976年簽署了兩公約,但也是經過了數十年的努力,才有了些許的成果,而這個過程中,律師和NGO(非政府組織)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這個研討會,除了有歐洲各代表處的全力贊助(歐洲經貿辦事處,英國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法國在台協會,德國在台協會),也邀請到兩位重量級的演講者:法國最高法院首席副檢察總長Yves Charpenel,和英國移民暨難民上訴法庭庭長Nicholas Blake爵士。
    歐陽勵文主任表示,歐洲跟台灣在人權上最大的不同,是死刑的存廢。廢死有助於提昇人類的尊嚴以及人權的循序發展,此所以歐盟所有會員國與歐盟執委會一致反對死刑,要加入歐盟必須廢除死刑。不過,法國於1981年才廢死,是西歐最晚的。他說:廢死是一個困難的過程,它碰觸到基本人權的核心:即使是謀殺犯,也應享有基本人權。這種觀念的推動,有賴社會力領導,推薦大家閱讀卡繆在1957年所寫的《斷頭台的反思Reflections on the Guillotine》。(想到台灣也有張娟芬寫的《無彩青春》和《殺戮的艱難》兩本好書。)目前全世界已經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國家已廢除死刑。
    第二位致詞的貴賓是高涌誠律師(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廢死推動聯盟召集人),他舉了兩個例子來說明國際人權公約在台灣落實的困難,第一個例子,是今天政府動用公權力強制拆除士林王家,二是上週一位有長期精神疾病的被告,被判了死刑。
    稍晚,與談的翁國彥律師(台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主委)說,今天,當他得知士林王家的強迫拆遷的消息時,參加這個研討會的心情,變得格外複雜:「有人說,今天是台灣民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我覺得應該說是台灣人權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市政府說依法行事,但其實這個案子在行政訴訟時,法官的判定就已經違反了兩公約關於人民有權不被強迫驅離的規定。」
    他形容自從兩年多前兩公約施行法生效以來,律師們在訴訟過程中努力地引用兩公約,就好像「狗吠火車」,法官們視而不見、左耳進右耳出,在判決中也完全不交待為何用或不用,甚至,當他引用兩公約說有身心障礙者不能被判處死刑時,一位有博士學位的法官對他說:「大律師,這種跟法律沒關係的東西,就別說了!」
    台大法學院副教授張文貞提出統計數字,過去兩年來,在最高法院約1000個案件中,法官判決中引用兩公約的案件只有10件,其中9件對判決有了正面的影響,不過,在最高和高等行政法院中,各只有2個案件引用了兩公約,但是,都沒有正面的影響。
    面對台灣在國際人權公約與國內法律/社會現狀結合上的困難,歐洲的經驗,很值得參考。兩位國外講者都提到「外部監督機制」的重要性。
    1949年成立的歐洲理事會(The Council of Europe, COE)旨在促進多元民主、人權與法治,其成員涵蓋47個國家,合計達8億人口,其編制內的「歐洲人權法院」(The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EC),接受《歐洲人權公約》所保障之權利被侵害的申訴。歐洲人權法院可以說是捍衛人權的律師們,最強而有力的夥伴。
    另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健全的公民社會。聽到在場的律師們提出種種台灣司法侵犯人權的實例,Charpenel說:「你們面臨的難題是,如何讓兩公約的精神具體化。你要去呈現靈肉分離的矛盾,呼喚台灣人,我們不能有一個和靈魂不一致的肉體啊,在人權的進展上,台灣,更不能是最後一個!」
    Blake則說:「美國1776的獨立宣言和1787年的美國憲法,寫得很好!但是,美國人花了近兩百年的時間才意識到,黑人也有人權,女性跟男性是平等的。…這個費時的過程需要積極的公民,許多的公共辯論,輿論壓力。」「看看25年來,這個國家、這個島上的人民,在人權路上走了多遠!你們應該感到驕傲,並且相信,你們會繼續前進的。如果今天沒有贏得這場戰爭,明天,你將會的!」
    《律師法》第一條寫著:「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律師的專業,可說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然而,在司法與行政體系聯手侵權、濫權、越權的台灣社會裡,這道防線,絕對需要每個公民挺身捍衛!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正義是永不止息的戰鬥。」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大局為重的「文林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華人最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