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些日子看到人力銀行上某機構徵人,以前都是走高學歷路線的,現在都下修了:櫃檯接待總機只要高中職畢,攝影美工還「大學限定」,真是跟以前相當不一樣。可能是要省經費,但也有可能這顯示出,台灣已有越來越多人了解,學歷未必真的代表能力。

    放眼望去,週遭親友浪擲生命,為了文憑而花的冤枉錢和折損的肝,真是臺灣人最大的一種銷磨內耗。事實上他們或者上班已夠累、或者根本沒興趣,但好長一段時間,台灣工作的薪水和升遷都看文憑,讓許多人也只得跟著用金錢和下班後已疲累的身心換那張「證明」。習慣「表面、造假」的中國八股文化,就是這樣子承先啟後、跙滑淪喪。

    這麼說來,我在國中時代感受到自己不堪填鴨、死背的折騰,而高中、五專聯考後就決意不再加入這樣的競爭,還真是「幸運」;好動、不愛唸書的哥,因為沒這樣的堅持,反而強迫自己納入體制下的競逐,結果後來求學、工作都坎坷,至今還未脫離窘境,無法做自己的最真。

    現在想,這會不會也是「不敢做自己」從而失去主體性?哥的智商絕對不比我低,但是不夠認識自己「承擔得起什麼、承擔不起什麼」而有所堅持的結果,際遇的差別竟然這般大。

    台灣也就是這樣子吧:台灣人不認識自己的歷史,不了解自己土地的體質,於是乎喪失主體性,人家說「開發好」就跟著開發;說核電好就跟著核電;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就跟著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喊「內地」就跟著說內地,結果今天的台灣,千瘡百孔,民生凋敝,國土危脆。

    這麼說來,「做自己的最真」的重要性,還真非同小可:不只有利修行,也是成就社會健康、國家正常的必須。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五禪支(下)_愛人如己的關係美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眷村與台灣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