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陳奕齊講極權和威權的不同:極權,是整個社會從上到下都被動員;而威權,是消散耗弱(demobilize)的,會讓人失去行動力。前者,變成紅衛兵;後者變成綿羊。聽了,我很有感觸,聯想到「凡事都交給大家長,看起來,是蠻舒服的,不過,舒服的另一面是,我們都懶了。不用做決定,也不必負責任,反正天塌下來有大家長擋著,所以,我們的自主性行動力被閹割了。」

    在黨國教育下成長,校園都有教官、校長鼓勵密報檢舉,每個人都內建了威權機制,不敢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也會阻止或看不慣別人有自己的想法。

    八年前,我在以色列劇團工作,有一次,團長宣布說,下週,我們去沙漠裡露營,當作排練。有一位團員卻說,他不想去,因為,過夜,會花比劇場內還要多的時間,超過了原本談好的排練時數,而且,最近跟大家相處已經太密集了,他需要有自己的空間,如果再跟大家一起旅行、過夜,他會受不了。

    團長開了一個會,讓我們各抒己懷。我當時的發言是:「你知道嗎,在我們亞洲國家,能夠做劇場,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排練不但沒薪水、有時候為了演出,還要自己倒貼錢。今天在這裡,能夠在這麼好的條件下工作,我感謝都來不及。」言下之意就是,你別不知感謝了!現在想起來,真是有點羞赧啊!

    不過,從小就很被鼓勵表達自己想法的以色列團員,全然沒有被說教的感覺,而團長更是很敏銳地說:「真有趣,當一個團體中,有人表達不同意見時,大家有急著要打壓他、或者想維持團體和諧的本能反應。」

    從這個小小的對話可以看到,我對不同意見的無法容忍,其實很大一部分,來自我的教育和社會文化背景。如今理解,只有在一個對團體凝聚力沒有信心的社會,才會那麼需要製造團結的假象,而這種緊張、造作,會滲透到人際關係的各種層面,讓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無法流動、自然。

    什麼是愛?最自然的給予和接納。

    在一個大家長說了算的威權社會中,人與人之間,失去了應對的敏感度,愛,也就變得難以理解、無從體驗了。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政府放火人民滅火的荒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十二緣起的逆轉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