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拜現代科技之次,在高雄舉行的活動《南之洛馱思論壇》我的獨立宣言:從台灣文化協會看台獨運動的困境,我可以不出門、坐在家裡全程收看,講座有三小時那麼長,但有了吳叡人主講、陳奕齊主持,幾乎沒有冷場,聽眾席中,還看到我的臉書朋友陳美君,以及剛因為把手上的早餐丟向陳德銘座車而出了名的莊程洋。還有蝶生常常提到的「愛上政治社」,「哲學星期五」,和人權班等等,感覺高雄充滿政治參與的公民活力!

    吳叡人的演講,主要是透過歷史脈絡,指出台灣社會做為主體性的共同體已然成形(state-building),但國家建構(nation-building)尚未完成,因此,面臨了社會和政治斷裂的問題。台灣人必須意識到,唯有透過獨立國家的形式,才能保障我們所嚮往的公平正義、所追求的進步價值。

    終極理想,當然是一個全球都不需要政府的大同世界,然而,除非中國(以及其他強權)先放棄國家的形式,先解除軍隊、秘密警察,不然,我們就必須繼續以獨立國家的形式存在,才能避免被強凌弱的叢林法則所征服,才能保有文明國度的價值與做人的尊嚴。

    台灣在整個東亞的地緣政治一直沒變,它在列強的環伺下,位置正好在列強的中心,所以是兵家必爭之地。台灣應該善用這樣重要的戰略地理位置,成為平衡列強的樞紐,而不是愚蠢地站在軍國主義擴張版圖的一方,被邊緣化為帝國的馬前卒,才能免於未來戰爭的浩劫。

    台灣可以取法挪威、瑞典,在強權怒濤中,找到自己。其實持續民主化,就是台灣最好的、也是唯一保命術,因為此刻的全球世界,雖然尚有國際強權,但已不再像19世紀可用國際法合理化霸權的對外擴張。在當前的國際社會中,合併或分離,都得透過民主程序才擁有正當性。

    我們現在面對的是新帝國主義和其本土買辦對台灣的侵略與岀賣,我們現在絕對要喚醒全國大多數受壓迫的中低産階級,用選票將貪腐的政權摧毀,讓他們所保護的裙帶權貴聯姻與階級世襲徹底瓦解,架構合理的賦稅制度,讓溫和的社會福利制度成形,將台灣建立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社會福利國家。

    如果說,台獨運動1.0曾經催生了一個實質上獨立的國家,台灣社會卻在第二次政黨輪替後,出現了民主的反挫、威權的復辟。

    民進黨做為一個反對黨,和國民黨(一個以不義之財長期專制集權的政黨)以交換做為基礎,失去核心價值、成了庸俗的政黨。於是,台灣社會的改革力量,出現了政治上無代理人的窘況。今天,台灣意識達到歷史新高點,然而,卻因為原本的台派代理人失去正當性,而面臨去政治化的困境。

    因此,陳奕齊提出了具有社會關懷/社會正義的台獨運動2.0:

    1 政治民主化(反殖--解決國民黨威權遺留)

    2 主權自主化(反帝--面對國共兩黨鬆動台灣主權)

    3 社會自由化(反剝削--主張經濟發展成果歸於人民)

    陳奕齊說,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國民黨一定要裂解,不然,我們的國會多數黨永遠被國民黨把持,永遠不可能反映民意。馬政府有很強的行動綱領,每天放一把火,讓我們疲於奔命,一下子媒體壟斷,一下子美麗灣,一下子拆大埔,一下子食品安全,一下子看見台灣,一下子日月光,一下子ECFA,紅茶、鞋子不夠丟!如果不想要活得提心吊膽,我們一定要從源頭下手,改變投票行為。

    選民,是四年一次的公民,我們至少要先把四年一次的「選民」做好,才有可能做好一年到頭的「公民」。怎麼做好選民呢?

    一,對政治重新了解:

    政治不是聖人政治,也不是選賢與能,而是要懂得「區別」。國民黨是毒蘋果,民進黨是爛蘋果,吃到毒的會死人,吃到爛的頂多拉肚子。陳奕齊曾經跟蔡英文說,我們選民進黨,因為民進黨是爛蘋果,小英聽了好像有點受傷,然後他接著說,因為國民黨是毒蘋果,這是一種理性的政治交換。

    二,吾日三省吾身:

    很多台灣人都是在黨國教育下成長的,有內建的藍丁機制,所以,要多多反省自己內在的威權遺緒、反動基因。遇到藍丁,務必有耐性的煽動和教化他們。(一位兼任歷史教師後來有起來發言說,馬政府增加了中國歷史、刪減了台灣史,讓他覺得很無力。的確,執政者有最大的便利,可以控制各種資源,只要不取得政權,我們就不可能改變教育。)

    三,如何取回公民的政治?

    一個法西斯的政黨能夠參與選舉,哪還有民主可言?一個抓耙仔被選為總統,在民主國家,是絕無僅有的!想想一個很簡單的邏輯,民進黨執政,公民還盯得住,國民黨執政,公民完全被排拒在政治之外,根本無從監督!所以,我們一定要認清,只有解散國民黨,我們才能獲得喘息機會,好好重建台灣。不是我們喜歡民進黨,而是,爛蘋果跟毒蘋果相較,吃到毒蘋果會死人,爛蘋果還可以切、去蕪存菁。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歐亞上司大不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異見的不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