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本思想家福沢諭吉1835-1901

    新來的印度專家,說他必須把計劃裏的數個國家在年底前都拜訪過一次,而年底快到了,所以幾乎是上一趟出差回來一天或兩天,就又出去了。e-mail請我幫他寄賀年卡,我很訝異回來那麼短的時間,哪還有時間寫卡片,結果一看到卡片,果然驚訝:上週荷蘭老闆也請我寄,但才十張,且他地址都打好貼好信封也黏好了,只需我幫他交給郵局即可;這位印度專家的,將近五十張,地址我必須重新整理才能印,印了還得一張張裁,而花了這麼多工夫,每一張卡片都只是簽個名、附上一張的名片而已。我心想要是我收到這樣的卡片,打開看一眼就丟回收了,我也不相信有幾個人會在乎他寄的這樣的卡片。

    光是卡片一事,就讓我再次見證歐亞老闆的不同:之前德國老闆和尼泊爾老闆時代也是同樣:德國老闆負責好幾個計劃,但少有讓我很費神的地方;尼泊爾老闆負責的不多,但我必須幫他做事的時間,是德國老闆的三倍以上。

    現在的荷蘭老闆跟印度專家,也很類似,就單說對賀年卡的態度,印度專家跟尼泊爾老闆是一樣的,就是,反正公司出錢,不用白不用(所以就花了一堆郵資(當然也是公款)、製造了一堆垃圾──他們都只是簽個名而已,頂多寫個Happy New Year)。我相信今天不管是哪一國人,或哪一洲人,和這樣的老闆共事,會較尊敬歐洲人或亞洲人?答案很明顯的。

    亞洲人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工作,效率卻不佳,就是這樣的原因啊:不能由衷,就以為必須做很多表面。

    也想到不久前離職的菲律賓同事,他可能是因為畢業於菲律賓的長青藤名校,對自身有些較刻板的印象、要求,結果,申請唸Ph.D卻一直沒成功,然後就似乎把自己和外界隔絕起來,與人來往也一付憤世嫉俗的樣子。我沒看過歐美人士為學位而鬱卒成這樣。此外,他面對被要求的超量的工作、或是不公的對待,吭也不吭一聲,他跟許多台灣人一樣,都認為:算了,息事寧人。所以,他越做越不開心,就離職了。

    然後,今天湊巧看了一段又重播的日劇《阿信》, 1994年在台灣首播時,我每晚都看,時至今日學習普世價值後再看,天啊,實在看不下去:一整齣奴性文化呀!

    美國地大物博,我們學不來,近代文明的搖籃是歐洲,亞洲落後國家的唯一出路是學習日本明治維新的「脫亞入歐」,連烏克蘭都要走「脫俄入歐」的歐盟路才有出路,台灣真的非「脫亞入歐」不可。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在寧靜裡映現天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府放火人民滅火的荒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