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大部分的國家,愛滋病的首要傳染方式來自性行為,然後,是吸毒、母嬰,最後,是職業、輸血傳播,其中,輸血傳播,屬於醫療疏失,通常是偶發性事件。然而,根據高耀潔醫師多年來的追蹤調查,在中國,性行為和吸毒而感染愛滋的比例只佔了大約10%,賣血、血庫存血、醫療輸血,才是中國愛滋病的主要傳播方式。

    1996年,當時69歲、已經退休的高耀潔醫師,被徵召回醫院、處理一個棘手的病例:一位42歲的女病患,動完卵巢手術後,就沒有復原,腹部水腫、高燒不退、皮膚潰爛,她的主治醫師找不出病因、束手無策,只好向原本婦科腫瘤專家的高耀潔求助,她要求為這病人做愛滋病測試。她的同事們都嗤之以鼻,一個單純的農村婦人怎麼可能有愛滋病呢?當時在中國,愛滋病例還是零星的,政府更宣導說,愛滋是外國人帶來的,透過毒品和濫交。

    高耀潔堅持之下,還是做了測試,結果,那位婦人陽性反應,婦人的先生和孩子,陰性反應。大家更困惑了,這位婦人既不碰毒品又不從事賣淫。當高耀潔確認這位婦女是在手術中接受輸血時感染後,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醫院的血庫遭受感染,那殃及的人數一定不小!

    那時,尚未有治療愛滋的藥物,這位婦人兩週後身亡。她的先生在墳前,放了一個小床,就一直睡在那裏。因為親眼目睹了這個令人哀痛欲絕的故事,高耀潔開始了長達16年的追蹤調查,揭露了河南採血和輸血引發愛滋氾濫的「血禍」。從一個退休婦科醫生,成了中國的愛滋奶奶。

    她實際深入中國鄉間,發現許多農村竟然有高達20%、30%,甚至40%的感染率,有的地方有整個社區的愛滋孤兒,又沒有任何醫療協助,最糟糕的是,這些農人根本不知道這個病是如何傳播開來的!

    在中國的內陸河南,正是這場災難的中心地帶。這個被黃河一分為二的省分,一直以來,因為黃河季節性的氾濫,而極度貧困,1991到1995年,政府推出「血漿經濟」,鼓勵農民透過賣血漿來賺錢。

    血漿,是現代醫療中的必需品,然而,跟捐血比較起來,捐血漿更費時、也比較痛,所以,比較少人會願意免費捐贈,於是,血漿就變成了一門可以賺大錢、又極具爭議性的生意,全球皆然。比如說,1990年代,美國監獄的受刑人就曾被迫加入一個捐贈血漿的計畫,而今天,仍有不少墨西哥人會跨越國界到美國賣血漿。

    在中國當時的血漿交易中,農人雖然每一次都可以得到50塊人民幣的收入,然而,實際上獲得暴利的,是中間的血漿掮客。這些掮客樂此不疲地宣傳:想要有更好的生活水平?去賣血漿吧!給血漿是光榮的!甚至,一些地方長官會上電視宣導說,給血漿幫助血壓維持正常(這是假的!)。掮客還會特別對婦女施壓,反正她們每個月都會流血,順便貢獻一點出來,就可以為家庭多一點外快!

    所以,大家都陷入了賣血產業---瘋狂的靠血漿謀生熱潮!在河南省,官方的血漿收集站有兩百個,非法的,多達數千個,器材根本不敷使用,所以,針頭重複使用,血袋重複使用,管子重複使用…(光用想的就很可怕!)

    高耀潔描述造成整個血庫感染的血漿收集過程:「…抽血後除去血漿,把血球加入鹽水,再輸回賣血者體內。在製作過程中,很多人的同型血放入一個離心器內,搖動時混在一起,造成愛滋病毒廣泛傳播,…愛滋病重疫區,上蔡、新蔡、拓城、尉式等縣,青壯年農民們60%以上的人賣血,而有賣血史者60%以上感染了愛滋病毒…。」

    高耀潔說,中國防範愛滋病的難度在於官員腐敗,因為,「中國很多官都是買來的,因為買來的官他沒有水平啊!他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個官,買個官可能為老百姓幹好事嗎?」「國際上有些人拿國外的文化來衡量中國,他不知道中國有三個法寶,說假話、辦假事、造假貨。」因此,中國愛滋病的真實情況,很難公布於世。

    一直到今天,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官員為了這件事負責,尤有甚者,在血漿經濟期間、以及血禍爆發後,負責管理河南省的那些官員,反而高升到中央政府,今天的中國總理李克強,正是1998–2004的河南省省長,負責掩蓋愛滋醜聞。所以,這件事一直是禁聞。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說她找到220具屍體,說六四是大屠殺;我說我能找到愛滋病22,000個墳,算不算大屠殺?你沒看到那些墳墓包圍着村莊。」1995年醫生王淑平統計內地愛滋感染者500萬人,高耀潔認為血源性感染者早呈幾何級數增長,估計現在愛滋病人和已死亡的人有1,000萬。「現在唯一希望是中國能實事求是,不說瞎話」。

    多年來,勇敢揭露真相,深入農村,幫助愛滋病患者的高耀潔,一直受到監視與打壓,跟他一起奮鬥的夥伴胡佳,被軟禁,她自己也感覺到越來越迫近的箝制,因此,終於決定在2009年逃到美國,逃亡的時候,一手,是血壓計、以監控她的高血壓,另一手,是一個USB隨身碟,存了上千張中國愛滋病患者的照片。

    每一個人的故事彷彿都印在她腦海裡了,尤其是那些孩子們的,她如數家珍,有一個男孩,因為拉肚子去診所看病,被輸血,輸了以後馬上發病,全身皮膚都是膿瘡,因為全家遭到歧視、排擠,只好遠走他鄉、死在他鄉,那男孩叫邸抗抗,死的時候,才八歲。

    高耀潔指著一張她和邸抗抗的合照,回憶道:「我抱他的時候,他說:『奶奶,妳不要抱我,我染!我染!』」

    「中國感染愛滋病的多是社會下層的人。看着他們一個個死。現在河南說38個村有愛滋,實際上380個村也不止。中國農民貢獻最大、生活最苦、受冤屈最大,但很多人不替他們說話。」

    是什麼樣的社會,什麼樣的文化,會讓無辜的孩子,承受大人說謊、掩蓋真相的惡果?還可以藉此升遷、發財、鞏固權力?

    延伸閱讀: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體會葉子的存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別怕同性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