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做了一個夢,夢見已過世多年的乾媽,她躺臥在病床,已失去行動的能力了。當我去探望她時,乾媽高興的滾下床來,跌倒在地,我沒有被這個意外驚嚇到,立即抱乾媽回到床上,試著安撫她的情緒,陪她說說話。等我離去時,與我同行的同修問我:你為什麼不跟她說法,幫助她解脫呢?

    一無:修行要趁早,乾媽年輕沒有接觸過修行,現已到了臨終階段,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助對方開心,幫助對方當下離開貪與瞋,其他的,真的要靠生命力還可以的時候,好好的面對。人若是到了臨終再來談修行的事,真的沒什麼用。趁現在還有力量的時候,早一點來面對生命的苦,等到臨老再來談修行,只怕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就如同我老丈人所面臨的老病苦,雖然我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但老人家不肯聽你講這些,他們也不會順著你的觀念想,太太還請我教老丈人靜坐,但我覺得想辦法讓他開心比較重要。

    醒來精神好,靜坐後帶狗外出,冷天也是修正知無常的機會。反正,一切時機都是修行的機會。這才叫真正的修行。

    散步中就想到以前跟隨親教師的修行。

    親教師常常提醒我們,修行就從一分鐘的阿羅漢開始。

    當時跟隨親教師修行,常常會覺得很省力,親教師不會鞭策我們,因為親教師知道,修行若沒有自覺,根本不可能修行。

    所以剛開始,我常常上午做的蠻好,下午就不行了。

    但師的開示,幫助我懂得省力,不行的時候就休息,休息指的就是回到定課,收攝六根,正知相繼,不管去爬山、去散步,都回到身體的呼吸,調整身體與呼吸。

    反正,水到自然渠成。

    記得有一天的晚上,我的心突然變非常的安靜,就在那霎那的當下,我聽到寂靜的聲音,我好開心的對太太說,我又開悟了。

    所以說,做功夫就要聽親教師的話,無所求的去做,不待時節。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原來,女兒也這麼熱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需要左派的立法